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爱失恋


□ 李金恩

  李金恩 男,现供职于彝良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三亚,和所有的南方城市一样,有着迷人的热带海滨风光,有着车水马龙的长长街路,有着纵横交错的立体天桥,还有飞速发展的经济和灯红酒绿的闹区,仅仅不同的是:三亚的每一条街道两边都齐刷刷地长满挺拔的椰子树。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像这种直挺挺的、使人容易想起电线杆子的热带独有树种,我总感觉它似乎意味着某种危险的存在。
  可以想像,当椰子成熟的季节,若有人走在树下,一个不留神,一只硕大无比的椰子从树上掉落下来,刚好砸在脑袋上……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伸了伸舌头。我可以感觉到这一种危险的存在,我曾听说国外有椰子砸死人的报道,幸而三亚还未有此先例。
  刚出差到三亚,我不忙着去欣赏她迷人的海滨风光,也不急着去细数众多的椰子树的棵数,便匆匆告别同事们,急切地给远在滇东北的未婚妻玲打去电话。完后,我遵照玲的“安排”买上几本近期《小小说》,顺便选购一些日常用品,便转回酒店,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关好门,津津有味地阅读起我所钟爱的杂志,以此打发睡前若干小时的光阴。
  同事们之前曾约我一起“泡舞厅”、“蹬酒吧”……我一个劲地连连摆手,说不。于是他们便说我怕老婆,嬉笑着离开。
  像这样,时间不紧不慢地过去了三天,每天我都准时给玲打去电话,“交待”我一整天的工作和生活情况。然后剩下的时间便只有去陪我所钟爱的《小小说》了。玲在电话那头几番嘱咐,“好好工作,注意身体,万万不可以拈花惹草哦……”我笑着说:“哪的话,还不相信我么?我可是医生啊。”“正因为你是医生所以才放心不下啊!”玲娇滴滴地说。尔后,我们便在电话里笑个不停。
  玲和我总是爱说爱笑,“夫妻”嘛,总该互相关心,互相信任,尽管尚未登记,但我们已经同居五年多,要不是家庭某些方面的干扰,现在我早该抱女儿或是儿子了。
  第四天午饭后,和往日一样,我到楼下的服务台给玲打电话。电话铃声在那头拼命振响,却丝毫没有人接听。玲或许出了门。我这样想,于是转身上楼,打算待中午会后再给她打去。看看手上的表,时间尚早,我决定好好睡个午觉,以保持清醒的头脑,这是我长期以来的习惯了。
  边想着边上楼的时候,我听到有人急急忙忙从楼上下来的声音,现代化的楼道被踏得“噔噔”直响。本能的反应,我往梯子边让了让,以保证彼此能够顺利通行。然而我却看到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停在了我的脚尖,我几乎撞到了鞋子的主人,迈起的左脚来不及放下,结结实实踩上了她的脚尖。“哦,不好意思……”我脱口而出。心里反倒有些纳闷,这人怎么这么冒失?忙死赶葬的。我不禁抬起头来,到了后来我才明白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在不该抬头的时候抬了头。命运就是这样,让人迷惑。
  抬起头,我的眼睛和她撞了个“满怀”(我发现她早已经在盯着我),一时间,我的心呼然一动。我从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眼神,久久地我无法将自己移开,宛如生命的电流即刻通闸,烧烁着每一个幻想。从她的眼神,我读懂了一往情深,此时我想到了丘比特,一种莫名的冲动霎时间涌上心头,刺痛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无论如何,那时间我心醉了,我宛如面对柔柔的一波秋水……
  她的眼神忽地闪开,微低了头,却没有将脚步移开(或许我的确正面阻挡了她)。我感觉到了自己的窘样,一时间好尴尬,连忙把身子斜开,匆匆上楼。我没有勇气回头去看看,也因为同时我想到了玲。
  回到房间,睡意全无,我的脑海中总浮现出那一双美丽而深情的目光,眼前总浮现出那一个窈窕身影。我甚至后悔不该匆匆躲开她,至少可以请她去喝咖啡,然后一起跳舞,一起看海,一起去数椰子树,送她回家,然后一起……不,不行,不行!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怎么会有了这些古怪的想法。我努力摇了摇头,这样怎么对得起深爱着我的玲啊,她定会气得要死要活。可是,面对这样一个天使般可爱的女人,我始终有些心烦意乱。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