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广陵散(下)


□ 蕾 蕾

  山雨欲来
  
  “吾新失母兄之欢,意常凄切。女年十三,男年八岁,未及成人,况复多病,顾此恨恨,如何可言!今但愿守陋巷,教养子孙,时与亲旧叙阔,陈说平生。浊酒一杯,弹琴一曲,志愿毕矣。(我刚死了母亲和哥哥,心中凄切,女儿才十三岁,儿子才八岁,尚未成人,又体弱多病,想到这一些,真不知该说什么。现在我只想住在简陋的旧屋里教养孩子,常与亲友们叙叙离情、说说往事,浊酒一杯,弹琴一曲,也就够了。)”
  大街上一些士子围在一起,高声朗读着什么。我走上前去,仔细一听,原来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已经在士子间广泛流传开了,很多对当前政局不满的人纷纷聚集到一起,大声吟诵,对嵇康的人品赞叹不已。
  “嵇康先生真是无比高洁啊!哪里像那些趋炎附势的小人,见到司马家得势,便像苍蝇一样嗡嗡地围上去。”
  “噤声,噤声,小心官兵听到。”有人急忙低声喝止。
  “哼,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有人鼻子冷哼一声,我听着大家的言论,心里不由得为嵇康担心。他就像天上的月亮一样皎洁无瑕,甘愿为自己心中维护的道义信仰奉献一切。可现在《与山巨源绝交书》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早晚会传到司马昭手里。
  走在通向竹林的小路上,一阵山风,竹子哗哗作响,正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我情不自禁加快了脚步。
  大将军府。
  此刻,司马昭正得意洋洋地在家中宴客。
  “巨源,上次和你提起请嵇康出仕一事,办得如何了?”
  山涛上前施礼答道:“嵇康其实才疏学浅,不过是市井之人吹嘘出来的,且为人狂妄自大放诞不经,能有多少真才实学,不堪大用。”
  “那也就算了。这些只会吹牛皮的读书人,在我这里还真没啥用处。”
  “哈,山大人,是那嵇康不堪大用,还是人家不屑与你为伍啊?”
  钟会站起身,阴阳怪气地跟上一句。司马昭眉头一皱,却见钟会不慌不忙,从怀里掏出一篇文章:“大人,看后便知真相。”
  司马昭疑惑地接过来,越看脸色越阴沉。山涛低下头去,苦思对策。钟会得意地瞥向左右,随后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
  “好一个嵇康嵇叔夜!”司马昭看完,把信纸重重一掷,“巨源,嵇康如此辱你,你却能为他说话。你这个人太厚道了。”
  “大人,我和嵇康相交多年,深知此人有癫狂症,说话做事当不得真的。”
  毕竟司马昭和山涛有亲属关系,没有继续苛责他。钟会上前一步禀报道:“嵇康污蔑圣人,不重礼法。这分明是仰仗自己是曹魏女婿,瞧不起大将军您任命的官职啊。”
  司马昭压下心里的愤怒,淡淡地看了山涛一眼。那冷冷的眼光让山涛不禁打了个寒噤。
  大将军府风云变幻,气氛紧张,竹林这边的天气也在变幻着。我赶到竹林时,瓢泼大雨已经倾泻下来,嵇康和吕安、向秀正坐在竹林中的小亭子里,一边饮酒一边谈诗论词。“拉姑娘,来,尝尝吕安昨天送来的美酒。”他微笑着为我斟满一杯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探索历史》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探索历史
更多关于“广陵散(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