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手摇花束的姑娘(短篇小说)


□ 羊白

  拉姆措和师傅邦德一路唱着来到贝加尔湖区刚好是七月。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天蓝水蓝,绿油油的冷杉林在苍翠欲滴的草地上蜿蜒起伏,时而露出盛开鲜花的草甸,突起的峭壁和弯曲的河流。当然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他们安顿下来,在湖区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表演。拉姆措十八岁,已经是第二次和师傅进行这样的流浪演出了。拉姆措和师傅头顶都有一根黑粗油亮的辫子,手拿马头琴,唱着悠扬苍凉的蒙古长调,让游客们好奇。尤其是中国游客,总以为他们是蒙古人,或满洲人,以为见了老乡,一开口,却是疙疙瘩瘩的布里亚特语。拉姆措羞怯地告诉翻译,他们是图瓦人。

  翻译问邦德:“图瓦人都留辫子吗?”

  邦德摇头。

  翻泽说:“以前大清留辫子,是一样的吗?”

  邦德点头。

  邦德五十多岁。扁平的阔脸眯缝着眼,看天上的云朵,像是在回忆中睡着了。

  翻译又问拉姆措,喜欢辫子吗?拉姆措看一眼师傅,举头说:“师傅说了,辫子代表灵魂。”

  人们不再笑,让他们接着唱歌。给他们扔钱。

  一个多月后,他们离开湖区,沿着安加拉河而去。

  当地人说:有336条河汇入了贝加尔湖,流出的却只有安加拉河一条。它携手叶尼塞河,奔纯洁的北冰洋而去。传说安加拉是贝加尔湖宠坏的女儿,与小伙子叶尼塞私奔了。

  这个传说让拉姆措激动不已,他央求师傅教给他—些黄昏时唱的歌。

  邦德总是摸摸他的头,意思他还小。

  但邦德还是拉起马头琴,唱了一首黄昏的情歌。

  拉姆措知道,师傅又想他的相好耶列娃了。

  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俄罗斯妇女,面色红润,身材魁梧。老实说,那个女人并不美,但拉姆措喜欢,觉得她就是—个热情的妈妈。

  而让拉姆措牵挂的,其实是—位姑娘。

  他不知道那姑娘的名字,但在无数的日子里老想起她的模样。

  那天,师傅拿着马头琴,和耶列娃去桦树林幽会。拉姆措无所事事地沿着安加拉河走,走走停停。看水鸟掠河飞翔。看一丛一丛的野花摇摆着,伸长脖子察看她们水中的容颜。再往前,有一座突起的高崖,鹰嘴一样伸到了河边。而河对岸,有一条铁路划出一条长长的弧线,偶过黑色的蒸汽机车。

  拉姆措坐下来,猜想那车上运的是什么往哪去?西伯利亚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常常会让儿忍不住发呆。

  正想着,又过来了—辆,像煮开的茶壶—样激隋地喷吐着白雾,拉响嘹直的汽笛。在那云朵般的缭绕里,拉姆措突然看见了一只胳膊,伸出车窗,正在向他招手。拉姆措激动,跳跃,准备放声歌唱。

  可他同时感觉到了异样。回过头,看见了山崖上站着—位俄罗斯姑娘,身材修长,穿着—袭白色的碎花长裙,眺望着,左手高高地挥舞—束鲜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