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麦的秋天



  一
  
  早上九点多钟,变天了。先是太阳变黄了,光线薄薄的,再就是起风了,风从郊外过来,一路攻城掠地。马路两边的行道树,全往一个方向狂摆。树叶死鸟一般哗哗坠地,又和着地上的灰尘扬起来,一起直扑过来。
  老麦正上坎,因此他感受到了双重的压力。
  老麦的三轮车,堆得满满的。先是一张板,两张桌面那么大,横盖在车厢上。板下面码了一车厢的书报杂志。板上面压着两条钢筋焊的支架,担板用的。一张小马扎,一把靠背椅。另外还有一把硕大的“可口可乐”遮阳伞,颜色已经发白,撑开了能罩住一张床。除此而外,老麦的三轮车把上,还挂了另外两样物事:一把旧二胡,和一把崭新的,装在琴盒里的小提琴。
  老麦的打扮也跟别人不一样:大背头,油光可鉴;一副墨镜,几乎罩住了小半张脸;肥胖的身躯,套一件深色的羊毛衫,领子里露出鲜红夺目的领带。
  老麦就这几年才发胖的,两百一十多斤,走路都有点喘了。本来从他家里到他摆摊的地方,也就五百多米,出了家属院拐个弯就到,可他每天早上都要来个南辕北辙,蹬着三轮,绕行五六公里。为什么呢?为减肥。这是朱美兰想起的法子。老麦懒,早上不到八九点不起来。又贪吃。见他吃饭都吓人,用盆。朱美兰想控制他饮食,老麦不干。老麦说,生死由命。
  其实老麦以前不是这样的。就算厂子刚关门那几年,两口子生活无着的时候,老麦依然风风火火,哪里都能看到他的影子。变化是在小麦出嫁以后,他似乎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
  老麦的三轮车在风中几乎停滞。他脸上冒着汗汽,肥阔的胸口一起一伏。还有四百米就到地方,几乎已经能看到西太湖路上黑压压的人头了。一片宽大的树叶,翻滚到他面前两米的地方,突然一跃而起,“啪”一声巴在他脸上。老麦伸出肥厚的手指,扯下树叶,甩到地上。第二片又呼啸而来,再次将他的胖脸蒙个严严实实。老麦想起了朱美兰的二表爹,前几天没的,脸上就蒙了这么一张黄裱纸。扯下树叶研究了一下,是一张半青不黄的梧桐叶子,比扇子面小不了多少。老麦笑了笑。今天是个好日子,他不生气,他心情很好。就是觉得这风有点他妈的欺负人,有心上去扇它两巴掌,确实又找不到对手。索性下了车,把车推靠边,自己找个背风的地儿,抽根烟再说。一边观察满大街的,走的站的跑的骑车的人,在凉嗖嗖的秋风中瑟缩。
  西太湖路上,朱美兰已经封了炉子。守在老麦的地界上望眼欲穿。
  朱美兰能起早,她一早五点钟不到就来捅炉子。她每天只和二十多斤面,炕两百个烧饼。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卖完了就过来等老麦。给他留三个烧饼当早饭。老麦来了还要帮他支摊,支完了摊再去买菜回家做午饭。
  朱美兰的烧饼在这一带小有名气。首先是型好,别人用手,她用模子。这是老麦想的法子,老麦手巧,自己拿白铁皮给她敲了两模子,一圆一方。圆的甜方的咸。这样就保证了每个烧饼的形状和大小基本一致。其次是料足,甜的里面有豆沙,咸的里面有肉末。最后是功夫足,朱美兰干什么都性急,就是炕烧饼不急。反正就两百个,多了也没有。早上就这么点事,家属院的牌局又支不起来。所以她的火烧得不虚不亢,烧饼出炉得不紧不慢。炕出来的烧饼个个焦黄透亮,咬一口外脆里糯,香气扑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