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又见胡同


□ 郑洞天

我多希望现在的院线老板们在发行大片的百忙中抽一点闲暇,哪怕给出一个小厅,让可能想见胡同的观众朋友有机会看到《我们俩》,以及还有一些像它一样清新的小片子。

自从宏大叙事和优侠豪客出面拯救被好莱坞挤兑得活不下去的国片市场以来,胡同已经跟我们久违多日了。我虽然不在北京土生土长,但一样很怀念《城南旧事》那清净胡同里吱嘎作响的水车,《如意》那幽深红墙下悄然无语的落叶,当《洗澡》里面巨大的推土机一瞬之间轰然碾碎了半条胡同,我仿佛看到新街口百花深处长大的张杨眼睛湿了。
相信许多人都有如下体会:一部电影看过N年,偶然去到那里面拍过的一个地方,虽然你此前根本不可能造访,却发现那里的一切竟是如此亲切。借助摄录工具和镜头语言,电影展示环境的能力说得多厉害也不过分,于是导演们都非常在意自己的故事发生在什么空间。而有些环境,比如北京的胡同,在许多电影中一再被表现的原因,一定是那儿除了可以展开故事,还藏着某种更丰厚的意味。
马俪文也不是北京人,但她只身一人离家求学时没住进学校的宿舍,拿着我们在影片中看到的那张学生证敲开了一扇胡同小院的门。小房客和老房东在一起的日子本来平淡如水,但分别多年后她听到老人去世的消息,引起“说不出的惆怅”和“一脑子的回忆”。又过了两年,观众看到了这部关于胡同小院里一老一少两个女人的电影。
翻开那些重要影片的名册或者著名导演成名作的片单,常常会发现直接来自导演个人经历的作品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远如特吕弗的《四百下》和叶甫图申科的《幼儿园》,近有王小帅的《青红》和李玉的《红颜》,作为青年导演的创作起步,这种青春记忆的厚积薄发,特别有一种扑面而来的真诚与质朴。源自个人的独一无二的琐屑人生,却还原了一段岁月最鲜活的情感体验,这种文艺创作的基本过程。多年来几乎淡忘,取而代之的“领导出思想,群众出生活,专家出技巧”之类的规则,只有使作品越来越远地离开观众。
《我们俩》的吸引我,与其说由于艺术上的精当和简约,不如说因为它没有对生活作任何结论,而让我始终沿未知的方向随着人物走去。惟其没有预设使命的附着,才有面对性格和人际关系的诚实。看惯了那种以规定的价值判断,把生活编排得一清二白,开头几分钟后便知结尾,观众没有感动自己已经先感动得不行的电影,在金雅琴扮演的老房东和宫哲扮演的女学生面前也许会一阵茫然,因为它实在没有指向,不讲道理,无辨是非,而正是在所有的发展都超乎俗套的意外中,我们却渐渐走近了真实的世界。
然而马俪文说,这部影片里每一个细节都曾真实经历过,但她拍的不是她自己,金雅琴也不是原来那个老太太。
这就更有趣。
不记得听谁说过,一个思维健全的人,直觉和通感缺一不可,但是要两样都有却很难。我后来常用这个说法来鉴别创作,我觉得能让人心仪的作品,既有细微到可以触摸创作者心跳的直觉,又有跃动到使人浮想联翩回肠荡气的通感。本片中的两个人物,一个饱经沧桑,一个初涉世事,本来已经是一对可以构成戏剧的矛盾,但导演并不止步于此,还偏偏把两个人写成一样的性格,一个心硬嘴狠,直来直去,另一个据理力争,有话便说,在租房子做房客的过程中,她们会为每一件小事都呛呛起来,吵着吵着,我们在静观那针尖对麦芒的兴致中,忽然意识到这争吵的背后原来有那么丰富的人生况味。这时构成戏剧的,就不再仅仅是人物关荔,而上升到性格,老太太和女学生也离开了生活原型,而成为了艺术形象。我想,看这样的电影;会得到看那些为功利而虚构的作品得不到的感动,也会引出看那些仅仅满足于写实的作品引不出的遐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