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办正事的时间都摸了奶


□ 屈根存

一日清晨,突然接到我的一个老同学的电话,说他从天津来到我所在的城市,刚下船。我问他此行有什么事,他说事情重大,见面详谈。见面时,他的身后还带着两个老乡。那个50岁左右的老乡说他的孩子在这个城市被人绑架了。
一听“绑架”二字,我的头嗡一下就炸了,因为这两个字我仅从报刊杂志看到过,实际的绑架场面也就是从影视中见到过,不想这种事还真来到我的身边。他们一边狼吞虎咽吃着早已过时的早饭,一边给我谈着事发的经过。我从他们的谈话中了解到,从事发到见我时已六七天了,老乡的孩子在山西省的一个技校毕业,现在本应在学校指定的工厂实习,不想却被一个同学叫到这个城市,搞什么水产品生意,先是孩子给家打电话要两万元,后来每次都是孩子先通话,后面就有陌生人说着生硬威胁的话,所要钱的数额从两万降到八千、七千、五千。我一听就觉得不像绑匪所为,倒很像近些年经常报道的传销活动,虽然把我的观点明确告诉了他们,但后面还是加了一句“我说的仅供参考”。原因是担心万一,万一要真的遭遇绑匪,耽误了时间,再遭到不测,谁能担当起这个责任啊!但我不同意他们原本要跟绑匪直接通话,交钱私了的做法。因从好多影视案例中,所看到的此类案件,都是我们伟大的人民警察经过大智大勇的搏斗或周旋,最后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经过一番商量,我们最后达成了一致意见——找警察。先给我所在地的派出所打了电话,该所长很热情,但根据老乡提供的电话,他断定事发地不在他管辖的区域,立即给我们提供了这个区刑警队的电话,让我们马上去找该刑警大队。我和老乡立即驱车前往。到该区刑警大队后,虽然是星期六,但还是有几个接待人员,并且接待也很热情,只是几个人,你推我我推你。我原以为他们见案情重大,选有经验的人来办案,不想最后确定了两名年轻人,对家属进行笔录,笔录认真细致极了,事发何时何地,孩子在什么地方上学,什么时候从家出走,什么时候给家打电话,绑匪来了几次电话,打电话接电话是男是女,每次接打电话是上午是下午,甚至要精确到几点几分。一开始我还挺得意地向老乡示以眼色,意思是你们看,我们这个先进城市名副其实吧。但想不到笔录竟占用了三个多小时,所用纸从一页增加到五页,有几次写的不整齐还要撕了重写,有时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细节,竟反复问几次,比如你们是怎么从家来的,乘的是什么交通工具,什么时候上车什么时候下车。我心急如焚,慢慢觉得不对劲了,但老乡之间还为一些细节争得面红耳赤,比如,一个老乡说是一点三十分上车,另一个说是一点四十上车。我急忙打断他们,告诉他们别在这上面争执耽误时间了。我的老同学就更不耐烦了,把我拉到办公室外,很不高兴地说:“你还说这个城市的人怎么好怎么好,问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东西干什么,问清主要内容赶快出警才是正事,要是孩子真在危境中,恐怕把救命的机会早给耽误了。”我虽然脸上有些挂不住,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还是硬着头皮安慰老同学:“这么大的事,哪能像你说那么轻率,只有经过详细的询问,才会作出准确的判断,有了准确的判断,才会作出迅雷不及掩耳的有力出击。”不想老同学却说出了一句很不中听且带异味的土话:“这不是把办正事的时间,全摸了奶了吗?”我当时既好气又好笑,为他对人民警察的不恭而生气,为他调皮的话而发笑。不想接下来的事,真让我瞠目结舌了,笔录的同志把我们从五楼带到一楼,一个穿着裤衩、短袖但却有点领导派头的人,让我们坐下,很客气地说:“我们很同情孩子的遭遇,也很理解家属急切之心情,只是这个事,不归我们区刑警大队管,你们去找市刑警大队吧,只有他们才有权力下令出警,望你们理解、谅解。”这会儿我真目瞪口呆有点急了,急忙说:“那你们把笔录给我们,或给我们复印一份,免得我们到那里又得用几个小时再搞笔录。”不想,该领导同志却说:“这个不能给你们,也不能复印,得留底,要做我们的工作记录。”哦,原来如此,刑警同志详详细细认认真真做了一上午的笔录,原本并不是为了解救人质,而是要向领导证明,他们的一上午并不是白白度过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