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需要张开想象的翅膀


□ 徐 迅

  写这种叫小说的文字,我感到内心的一种满足。我这样说,并不是说自己的散文写作很不专心。实际上,写散文已让我的情感得到很好的宣泄。很久以来,散文一直都被边缘化着,或者说在大多数时间里,是处于散文者们自己制造的喧哗与热闹的虚幻里。写散文,当然有很多的成就者,而我自己也有很好的主张和看法——但我不想否认,散文的确是我在日常壅塞的生活里,为生计奔波忙碌的当儿,排解心灵苦闷的一种出口。庆幸的是,自觉由于对文字的敬畏与认真,散文并没有成为我追求一些美丽事物的障碍。很长时间,它还是缓解乡愁和直面现实的一把锋刃。
  我已经喜欢上了这把锋刃。
  但我是写过小说的。至今我还记得20多岁时,在省报发表第一篇小说时的那一份欣喜。在上个世纪文学异常火爆的八九十年代,我在家乡的县城里工作,由于在当时的《希望》《青年作家》《百花园》上发过一两篇小说,还被朋友邀请办文学社、编民间文学报刊小说。家乡文学圈子里的朋友,也都把我视为“写小说的”看待,备受小说者身份的荣光,经常与朋友们一起伴着香烟和啤酒,彻夜不眠地谈论小说的什么先锋、现代派……过的俨然就是一种少年轻狂的小说生活。
  县城生活的单调与沉闷,时间的悠闲与无聊……一个胡思乱想人的大脑和空间,正好就可以让小说的想象不断填充。回想那时我的写作,更多的是一种聊以慰藉自己孤独可怜的心灵。生计的苦恼是渐渐长大才日益严重地到来。但这期间,我的工作环境发生了变化,我由一个小城的小职员突然变成了一个在中央某部委工作的“人”——自己内心惶恐,却可以让别人羡慕;在别人眼里有着优越感,自己却充满了失意、卑微与尴尬的人。这是一种角色。这种角色只有靠不停地如转陀螺式的工作,内心的焦灼与自卑感才能得以消解。不幸的是我的这种焦躁感,并没有因为企图拼命工作而遁失,相反它还日益加深,成为我的一种“形象”和旁人眼里的沧桑。
  我很多的写作可能就与当时的环境有关。
  我那时上班的单位在一座临街的二楼上。一到下班时间,偌大的楼房人走楼空,空空荡荡。而对面的街道上一家小饭馆却适时地响起萨克斯的音乐。萨克斯本就是一种极其孤独哀伤的乐器,况且,每天傍晚它重复播放的就是《回家》。回家。回家。《回家》自始至终地浸透了无与伦比的经典的孤独和哀伤,如水一般覆盖了我的头颅,让我颇有“游人一听头堪白”的凄凉。每天听着这支乐曲,我就仿佛虚脱,走向了不可预知的人生。特别是那声嘶力竭之后,一段低哀的抽泣,总有思乡的情绪裹住整个的身心,产生无可名状的自怜。有一种“吹向别离攀折去,当应合有断肠人”的辛酸。其时,我对自己的生活一天也不习惯,莫名其妙地有一种“众叛亲离”的危机感。幸好这种境况转瞬即逝。很快,本着对生命负责任的态度,我不再胡思乱想,而是选择了写作,选择了在《回家》之中的散文写作,及早地解决了我生命中身心游离的状态,使情绪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放松。心地澄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