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只想做天上大朵的云


□ 陈敢

  与大朵并无深交,去年在“桂林诗会”仅有一面之缘,他来去匆匆,未及深谈,只记得他一副美国西部牛仔的行头,压根没想到他是一家地市级党报的总编。此外,他在诗会上演奏的芦丝,轻缓柔曼,丝丝入扣,至今仍萦绕耳畔。

  作为60后诗人,大朵没有跟风随俗,加入“口语写作”的行列而在事志诗的流俗中滑行,他与柳州的刘频一道创立了“麻雀诗社”,(1)并与诸位同气相求的诗友在新诗现代化的道路上执着探索,为诗坛平添新的质素,从而使诗之麻雀翱翔于八桂大地,诗名远播。

  八十年代中期以来,以韩东、于坚为首的新生代诗人拒绝隐喻、象征、意象,以沈浩波、朵渔为首的70后诗人追求“先锋到死”,(2)他们疏离诗歌,解构一切,娱乐一切,在非诗中狂欢,从而造成“诗文之盛昌与精神之匮乏形成极大反差”,(3)造成诗美的缺失与诗味的寡淡。(4)在消费文化盛行,整个诗坛乱象环生的当下,捧读大朵的诗集《床尾的兰花》,(5)一清新之气扑面而来,一缕佛光照亮心宇,阵阵清幽而绵长的荷香沁人心脾,弥漫于寂静的春夜。

  这部诗集收录了大朵新世纪以来创作的近百首诗作。我以为这是一部卓然不群、高标独立的诗集,或者说,这是一部品格高的雅集。诗人面对喧嚣浮躁的诗坛和功利化物欲横流的世俗社会,心静如水、端坐于莲蓬之上,“像一朵莲花\舒展涟漪上\不在乎开放与凋零”(《春打心头过》)从而淡定从容,内心有着强大的定力。

  为什么作为官场中人的大朵,能抵抗住世俗的种种诱惑,在严峻险恶的社会中高昂不羁的头颅,卓然傲立,成为红尘异客。读罢《床尾的兰花》,自然就会找到答案。

  显而易见,大朵未必皈依,成为真正的佛家弟子,但他皈依佛门,十分虔诚,十分执着。他的一生都在朝圣的路上。他仰慕向往莲花般圣洁的情怀和理想的人生境界,在不断修炼中渴望成为一个“本真”的人(《我如何对得起这光阴》),这样才能“扫清灵魂中\顽强吸附的贪婪”,“才能舍弃对空色的迷恋”。我们不难发现,“莲花”和“箫声”是大朵诗歌中经常出现的两个主要意象。而“莲花”在佛语中是清净、圣洁、吉祥的象征,是极乐世界精神的象征。同样,箫声与佛有关,洞箫即大殿佛,亦即箫声为佛乐之一。我们在诗中随处可见关于“莲花”,关于“箫声”的诗句,如诗集的开篇就有“桃花的欲望被箫声束紧”(《等春风》),紧接着第二首诗就有“试图用莲花的意志驾驭乌云”(《内心的火焰》)。此外,“像莲,在水里埋葬火”(《像莲》),“吹竹求乐,爱莲求静”(《突然想象自己的后事》),做一个“在月光下与莲花分享心得的人”(《我如果无耻至少有三种可能》),“作一朵纯洁的莲花立于浮华之上\不沾宫阙朱颜\以文字不朽于岁月千古”(《郑小谷故居》)等等。可见,大朵视诗歌为宗教,以诗洗心明志,以诗歌作为自己的修行,不断告诫提醒自己,表露出“对德性的向往和对道统的寻求”(6)的强烈愿望,从而使他的诗歌闪烁着迷人的佛光,蕴含着奇妙的禅意,这就是大朵能够超越那些拘泥事象而无法使诗意飞翔的诗人之独到之处。也就是说,只有把握佛与禅,把握大朵诗中的佛心禅意,才能真正理解大朵的诗歌,洞悉诗人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