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方言的禁忌



  方言的禁忌
  方言中有很多忌讳,有些忌讳是区域性的,有些忌讳是行业性的。
  北方忌醋。因为“醋”与“错”音近。吃饭的时候,问人家“吃不吃醋”,就更是会引起误会。结果北方一些地区(如山西)便干脆管醋叫“忌讳”。粤语忌肝,因为“肝”和“干”同音,结果猪肝叫猪润,鸡肝叫鸡润,豆腐干叫豆润。吴语忌药,结果吃药叫“吃茶”,真正的茶则叫“茶叶茶”。上海话甚至忌“鹅”,因为“鹅”与“我”同音,弄不好“杀鹅”就成了“杀我”,所以上海人把鹅叫做“白乌龟”。
  吃人的老虎当然也忌讳。于是北方叫“大虫”,温州叫“大猫”,长沙则把腐乳叫“猫乳”,把府正街叫“猫正街”,好像老虎一改了名,就不再张牙舞爪,全变成“乖乖猫”了。实际上,虎劲、虎气、虎步、虎势、虎彪彪、虎生生、虎头虎脑,都是好词。所以,就连忌讳说“虎”的地区,也不忌讳说“老虎钳”“老虎灶”。
  “蚀本”的“蚀”当然也说不得,这在全国各地都视为禁忌。“蚀本”也叫“折本”,折,读如舌。所以舌头也不能说,得叫“口条”,苏州话则叫“门腔”。广州人、温州人和梅县人不但不肯“折”(蚀),还想有赚,便叫“猪利”、“猪口赚”和“猪利钱”。南昌人更绝,干脆叫“损毁才”(四川人也这么叫)。
  店家忌“关门”(破产倒闭)。于是吴语便把晚上关门暂停营业叫做“打烊”。烊的意思是熔化金属。店家白天收的都是碎银子,晚上得把它们熔化了铸成大元宝,当然要“打烊”了。所以“打烊”不仅不是“关门”,简直就是“招财进宝”。即便当真破了产,也不能叫“关门”,得叫“歇业”,意思是先歇会儿,回头再来。
  戏班则忌“散”,但凡谐音“散”的,都得改别的词,比如雨伞就得叫雨盖、雨挡、雨拦、雨遮。有一回新凤霞在后台说:“我先歇歇!刚跑到这儿,浑身都是汗,累得都散了架子了。”话音还没落,把头李小眼就大吼一声“忌讳”。接着又说,“你还是在戏班长大的,怎么这么外行哪?这个字是戏班儿的忌讳,你不知道哇?你怎么不说是拆了架、碎了架?”拆了架、碎了架是个人的事,散了架可是戏班里最大的灾难,所以新凤霞非挨一顿臭骂不可。
  方言中带“三”字的词似乎都不怎么好,比如“三只手”“三脚猫”。上海话更是如此,“瘪三”“猪头三”“勿来三”“弹老三”(死)。“猪头三”,其实就是“猪头三牲”的缩语,意思是牲口、畜生;“勿来三”则是“事不过三”的意思。
  忌讳“四”的似乎只有广东人,北方人不怎么忌。北方人送礼,常常是四样,叫“四彩礼”。“五”和“七”也不忌,但也不特别喜欢。特别喜欢的是六、八、九。“六”谐音“禄”,“八”谐音“发”,“九”谐音“久”。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姓王又排行第八的,就最好不要叫他“八爷”。在粤语中,“八婆”也不能叫。 “八婆”是指那些神神叨叨令人讨厌的女人,也叫“八卦婆”,相当于北京的“事儿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