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透明水色


□ 孙鸷翔

  作者简介
  孙鸷翔,男,1953年生,山东烟台人。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现为威海市文学创作研究室主任。出版有长篇小说《鱼龙卷表情》、《与人共舞》,长篇传记《经营大师宁运久》,小说集《孙鸷翔中篇小说选》、《野厨》,随笔集《最后一只旅鸽》、《潮霜汐露》等,另发表中短篇小说80余篇,300余万字,曾多次获奖。
  
  一
  ……只剩下最后一张了。她吁了一口气,疲乏地擦去额角上的汗珠。唉,在海边整整跑了一天,真累;还要做饭、冲卷、洗片、上色……浑身像散了架,头也晕,真想一头扑到床上,舒舒坦坦地睡上一觉,哪怕只睡一小会儿,三分钟。可她能么?忘了她这个小小的照像馆“今天照、明天取”的宗旨了?信用是买卖的生命哟。还有一张没上色,她不能……睡……
  椅子在吱吱作响。她打了个呵欠,用力揉揉眼:是个怪俊气的小伙子,一头乌黑的头发,高高的鼻梁儿,黑黑的大眼紧紧地盯着她。她脸红了。他一定很幸福,一定有一位……唉,我这是怎么了?老胡思乱想,丢人。
  她紧紧地握住上色用的小毛笔。他是站在一块礁石上照的,海水是蓝色的。于是,蔚蓝色的透明水色在小瓷盘里闪着幽幽的光。蓦地,她发现他眉骨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噢,是他——那个讨厌的“海猫子”——她今天的第一个顾客。她的心尖儿微微作痛。
  灯泡是用蓝色玻璃纸包着的。灯光多像海水,从空中泻下来,使小屋里的一切都溶化在蔚蓝里……
  是呵,清晨,在海边。
  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起得这么早。这么早会有生意么?可她还是来了,背着那架旧“莱卡”,碰碰运气。
  太阳还没出来,海面上颤动着乳汁般醇厚的雾气。大海在退潮,那蓝色的舌一舔一舔,吐出了大片碎金样的海滩。海鸥“喵哇喵畦”地在天空啸鸣。她真羡慕它们。她把镜头对准天空,海鸥在取景框里得意地飞。她真想一按快门,把幸福的海鸥永远留在底片上。可手指颤了几颤,终于没按。她叹了口气。给顾客照一张二寸的像片还能挣八毛五哩。她并不富有。爸爸妈妈故去得很早,她在哥哥身边长大。那年,哥哥准备结婚。可她呢,没考上大学,又没有工作。
  忘不了那一回,她竟听到哥哥和嫂嫂的悄悄话:
  “定个日子:咱们该去登记了。”
  “是呵。可是,妹妹……咋办?咱们总不能……”
  她抱住爸爸留下的旧“莱卡”哭了。哥哥呀,别管俺。俺能养活自己,能自个儿生活,只要你和嫂嫂幸福。
  可容易么?
  软软的沙滩,人呢?生意呢?她在海上徜徉……
  终于,雾气散尽的时候,她看见墨绿墨绿的海水里有颗黑点一沉一浮,渐浙地被海水融化了,沉入海底……她打了个寒噤。初春的海水,沁凉刺骨,人能受得了吗?难道有人想不开?……
  “喂——”
  声音颤颤的,她把海鸥喊落了,落在那人入海的地方。
  海面水平如镜。她紧紧咬住嘴唇,心里怦怦狂跳。她有些绝望。她得去……喊人。
  她惊恐地望去——
  是一个小伙子,他赤裸着上身从海里爬出来。原来他在捞海参。
  她脸胀得通红,忙转回身去。
  “喂,伙计,帮、帮个忙…”他牙齿冻得咯咯作响。
  谁是“伙计”?油腔滑调儿,准不是好人,她想走。
  “喏,”他披上棉袄,哆哆嗦嗦递过一个军用水壶,“手冻木了,扭不开,劳驾……”
  他一定挺冷。虽然讨厌,但能走么?她拧了,可拧不动,壶嘴冻住了!她把温热的手捂在壶嘴上,真凉!……终于拧开了。他抢过去,咕嘟!咕嘟!一股浓烈的酒气在海滩上飘荡。
  “别喝了……会伤人的。快回家,暖暖……”话一出口,她后悔了。干嘛要这样说呢?多温存!……该走了。“再见!……别喝了”该死的嘴!
  他又喝了一口?毫无顾忌地望她,眼神火辣辣地燎人。
  她有些害怕。他的眉骨上有一道一寸来长的刀疤!小痞子?是!她真可怜他们,一辈子瞎混,没意思。她想过得有意思。她很美,也爱美。她穿的衣服是最流行的款式——当然是从照片上发现的。她在街上走,老招来姑娘们羡慕的目光,小伙子痴痴的眼神。她真高兴。都知道美,都穿吧!都美,该多有意思呵。可为这“有意思”,她却付出了代价——奔波、疲惫。
  她不后悔,值!
  “你干嘛?”酒染红了他的脸,“看潮?甩钩儿?”
  又油腔滑调了。甩钩儿是勾引的意思。她……勾引?她捏紧了“莱卡”,声音颤颤地说:“照像。你……照不?”
  “咱这副嘴脸,形象太次。照出来,准把人吓懵。”他抚了一把头上的海水,自我解嘲道。
  没指望了。走。
  “等等,”他突然嬉皮笑脸地举起酒壶,“冲你帮咱拧开酒壶,照——‘咕嘟’……三寸的,上色。”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