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特级教师南岩之死


□ 星 星

南岩是山西著名的特级教师;1989年荣获全省语文教学的最高奖项“金钥匙奖”。
南岩是我的侄儿。
南岩在1997年春因病去世,今年已经是第八个年头。
八年过去了,我才能收拾起凌乱的思绪,仔细回想他病逝的前前后后。

岩孩你原谅我,原谅我迟来的悼念。



我知道岩孩得了癌症,是二姐在电话里通知的。二姐说,岩孩觉得肚子不合适,几个月摸不准啥病,到西安陆军医院一查,人家说是胰腺癌,都晚期了。
岩孩在老家工作,运城地区临猗中学做老师,教高中语文。山西的西南角距离西安近,在历史上就喜欢和西安来往。至今人们还习惯把“第四军医大学医院”叫做“西安陆军医院”。在运城人看来,啥病,咋看,只要是西安陆军医院过了手,那就是铁定的,没有个更改了。
二姐说,岩孩得知自己得了癌,当下就嚎啕大哭,哭得惊天动地。一个大男人当众那么哭,肯定不是寻常事。当天看病的围了一圈看这个可怜的男人,可这号事情,谁能安慰谁呢。陪同的亲戚急得手脚没处放,也不知怎么劝解他。二姐埋怨跟随的亲戚不精明,怎么就能让岩孩知道了。我却想,依着岩孩那么聪明的人,那些乡下亲戚谁能瞒哄住他呢。
放下电话,我只有一个念头:岩孩,你真命苦。



岩孩是我的侄儿,可我们来往很少,四十多年了,他没有叫过我一声“叔”。
他很小的时候,我的哥哥嫂嫂离婚,他随母亲走了。从此我们生分了,不是一家人了么。
大哥离婚在1952年吧,五十年代初是解放后第一次离婚高潮,主要是进城的八路军干部纷纷和乡下的妻子闹离婚。大哥1948年南下人川,先是剿匪征粮,局势稳定以后,进了西南人民艺术学院搞教学。那时这些革命干部要离婚容易得很,大哥没有回来,他给乡政府写了一封信,说明情况。岩孩他妈不愿离,她向我的父亲她的公公哭诉:“他凭啥和我离婚呢?我要和他见面说。你引我到四川走一回,要是见面他还要离,我不带一根线净手出门。”可那时四川仿佛远在天边,不通车,山里还有零星土匪打劫,父亲哪里敢上路。大哥再来信,口气越发强硬了:只要离,她要什么给什么。父亲没有办法,只好分给他的儿媳一座院子,家具衣物也都劈出一股,让岩孩母子带走。父亲的想法是,反正这娘儿俩就住在本巷,想见也不远,有难处也能照护。孙子还是孙子咯。
从此,岩孩他妈再也不是我们的嫂嫂,她只是一户村邻,人们都叫她南秀娥。岩孩也就从此随了母姓。
父亲显然低估了离婚结成的冤仇。离婚一判,南秀娥立刻和我们行同陌路人。第二年她就把院子转卖,带着岩孩回了娘家住。她娘家就在本村南家庄,和我们北庄只隔着一条巷,岩孩三四岁,还不懂大人间的恩怨,想念爷爷奶奶了,小脚小腿就扑腾过来了。我比岩孩才大一岁,父母亲就携着拽着这叔侄俩,到村头买火烧,买油焙凉粉。南秀娥是要岩孩世代铭记住这深仇大恨的,这哪里能行。她就吓唬小儿子:“你再敢走人家屋里,人家就把你撕开吃了!”“北庄巷口有个鸡屎人,脑门顶个洗脸盆,见了小娃娃就掏心肝。”南秀娥见了我们家人,也是眼皮一耷,脸一扭就走。她给巷里人说,讨吃要馍馍我都不过北庄那家门口。岩孩后来回忆说,自小,他就被一种无边的恐惧和威胁笼罩着,不知哪天就要大祸临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