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边的行走


□ 葛 芳

  葛芳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文学硕士。曾在《钟山》《上海小说》《红豆》《延安文学》《美文》《都市美文》《散文》《文化月刊》《雨花》等杂志发表小说散文。
  
  1
  
  我梦见火车。火车在我的深夜尖叫。纷披的树叶在尖叫声里坠落。这一系列黑白幻像,并非没有来由。就像荆棘鸟把刺深深扎进喉间,是渴望已久,疼痛已久。
  我常在窗口遥望远方的梦。它散发着清辉。我的柔软期待,也在清辉里显得簌簌可怜。我看见梦像达利画的钟,软面条一样挂在树枝上,
  我终于接到一份家教。每天到一户人家,辅导五岁的女孩弹钢琴一小时,价格十元。实际上是很低廉的报酬,我接受了。男主人不胖,满口的牙被烟熏得黄渍渍。女主人下巴很尖。小女孩属于神经质的一类,面颊上胖胖的一团,发狠的时候会砸钢琴。我进出他们家的时候经常会嗅到异味,如吵架的烟火气。莫名其妙特殊男人的气息。这是我第一次深入苏州本地人家中。我却像狗一样敏锐。我仿佛是停留这家人心脏边上,听到心脏周围血管怦怦怦的律动声。有时,我会发现女主人的颈脖上有丝淡淡的血痕,她急急地逃脱我的眼神,出门买菜。我在纠正小女孩手型的时候,脑子里还在想,这是她丈夫还是情人所为?二者的性质是截然不同的。
  有时,我很讨厌自己的委曲求全,或者无意识地窥探别人隐私。我的目的很简单,我只想攒钱,趁着暑假走一趟丝绸之路。我要去看看敦煌,看飞天如何轻盈地舒展。
  男主人是做饭店生意的,有时我负责把弹完琴的小女孩带到他店里。他叫服务员给我端上一盘蛋炒饭,葱蒜搭配着,我沉默地扒了几下便算吃完。饭店做菜的里间有点肮脏,瓷砖滑腻腻。我想我又省下一顿饭钱。
  我夹着一堆书,行色匆匆。我回到宿舍,桌上乱七八糟一堆化妆品,姐妹们又盛装出去约会了。约会是多么令人心醉啊!楼下传达室的喇叭一喊,某某某,有人找!被喊的人无限风光,整栋楼都明白她要去赴约了,于是风摆柳一路小跑。而对面宿舍的几个女孩,始终是腌制在坛子里的咸菜,没有人想到拿出来享用。于是她们锻炼出了嗑瓜子的绝招。一边听着收音机里的调频栏目,一边一颗接一颗往嘴巴里送瓜子,没有丝毫喘息。瓜子壳纷纷扬扬,厚厚一层,铺满了宿舍地板,犹如雨后的花瓣,写满了伤春的哀怨。
  我也有些落寞。我只是想,我的远行倘若无人相伴,那累了,渴了,会更加顾影自怜。
  我积累着我的情绪,只为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月光里,我躺在宿舍蚊帐中,听见后面的男生楼传出幽幽箫声。男孩每晚都要吹上一段,或许是在练习过程,到最后,箫声里充盈着情感,它在月色里飞翔,和我的心缠绕在一起,飞得愈加飘逸、别致。
  有时,我在箫声里入睡。很香甜。梦里那列呼啸的火车带着我,穿越千山万水。我看见沙漠、草原、湖泊。有牛羊在奔跑,喝水。还有天空中盘旋的鹰,一个俯冲,飞越山坳。月牙泉静静躺在鸣沙山怀抱中,它是沙漠中一滴清澈的泪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