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琪


□ 拿洪妹

  李洪妹

  阿琪微微扬起脸和我说话,眼里闪动着激情的亮光,她浓黑的头发扎成粗大齐耳的小辫,摆着演讲家的手势,刚劲而有力。说到后来,停了下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眺望着远方,像在思索着什么……

  那是当年在黑龙江兵团放假的日子。下午,阳光和煦,四处野花绽放,微风轻轻掠过,吹动地上的绿草一阵起伏。阿琪和我坐在宿舍门外聊天,和暖的阳光洒向我们,云朵急速地向前移动,慢慢的天边和大地都连在了一起。我望着远处,神思恍惚缥缈起来。阿琪都说了些什么,我又回答了些什么,现在已记不得了,只记得我们聊了很久她说了很久,我听着,听到有趣处时和她一起扑哧地笑了。她的语音宛如在山涧流淌的清泉,委婉动听,又似一个高超的琴师拨动着那迷人的琴弦,清脆而激情奔腾。

  激情能告慰我们什么呢?记得保尔·柯察金说过:“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

  我对阿琪说没来北大荒时,在家看的是借来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深深被它吸引,等还给人家书时我先把这段话抄在纸上背诵……现在,68届初中的我们“上山下乡”来到北大荒,在这儿,我们可怎么样“度过”?怕这也是阿琪和我对话时,说到后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眺望着远方——她也在想这个问题吧?……可是能想清楚吗?想清楚了又能怎样?我们只有在书上找解脱。

  后来,阿琪见我喜欢书,拿来一本《牛虻》给我。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正好书的一开始也有亚瑟在夏天情景的描述:“亚瑟坐在比萨神学院的图书馆里,浏览着一堆布道手稿。这是六月的一个炎热的晚上,窗户全都敞开,百叶窗却是半掩着……”我钻进书里,一边看一边掉泪,一边思索……后来,我把我喜欢的赫胥黎的《人类在自然界的位置》一书借给了她。后来,我还看了海克尔的《宇宙之谜》和其他的自然辩证法杂志。后来,有些书这里买不到,我写信让我大弟从上海给我寄来——我们就是这样度过了一个一个“后来”,在找寻一个真正的“后来”……

  收工后,在宿舍里阿琪还有一种解闷的办法就是吹口琴,一只手握着琴,另只手在琴上打拍子,节奏感很强,她闭着眼睛吹得很投入。吹的大多都是早先优美的曲子,我和同屋的知青们就晃动着身子跟着唱了起来:“对面山上的姑娘,你为谁放着群羊?泪水湿透了你的衣裳,你为什么这样悲伤,悲伤……”

  阿琪看的书多看的电影也多,有一次,歇气时她在田埂上给我们这些知青伙伴讲《夜半歌声》。她坐在并搭在垄沟的锄头上,我们围坐在那绿苗刚长出来的苞米地上。她戴着金黄色的草帽,明亮的眼睛里泛起柔柔的光,像波浪,像海涛。天空,一轮红日正燃烧在我们的头顶也不觉得晒……“……你是天上的月,我是那月边的寒星。你是山上的树,我是那树上的枯藤。你是池中的水,我是那水上的浮萍。不,姑娘……”阿琪还把影片中的歌曲哼给我们听。我仰望着她,心想她怎么知道得这么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