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话语


□ 刘庆邦

收秋之后,宋春志的老婆到矿上来了。宋春志提前在探亲家属居住区租下了一间小屋。小屋里的煤火生起来了,火苗子红中带蓝,蹿得熊熊的。墙壁用报纸重新贴过,看去像是新房。屋内放好了一张小床,小床四条腿着地,已趴得稳稳当当。床上的褥子铺好了,不会太硌人。他把床铺摁了摁,晃了晃,还行,小床没有叫唤,有一定承重和抗颠簸能力。只是小屋的面积小一些,放不下双人床,只能放进这张单人床。不过这无所谓,到时他跟老婆天天摞起来睡,两人楔合在一起,双人跟单人也差不多。
把老婆毛尚妮接进小屋,宋春志说:“咱俩就在这儿住。”
毛尚妮微笑了一下,没说话。
“你先坐床上歇歇吧。”
“我不累。”
“你要是不累的话,咱抓紧时间干一盘吧,不然的话,一会儿就该来人了。”
毛尚妮满脸红通通,双眼光焰烁烁,比煤火炉子里的火苗子还旺。她问谁来。
宋春志说:“我们队里的那些哥们儿呗,他们听说你来,都要来看看你。”
毛尚妮坐在床边,本来已经把裤腰带摸到了,却没有解开,说:“要不等天黑再干吧,你想干几盘干几盘。”
“我干十八盘!”
“累死你!”
“我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宋春志代替毛尚妮,把毛尚妮的裤腰带解开了,同时用头轻轻一拱,拱在毛尚妮的两个奶子中间,把毛尚妮拱得仰倒在床上。
然而毛尚妮又坐了起来,说:“傻子,还没关门呢!”
宋春志回头一看,见小屋的门果然敞着口子,他说:“我操,只顾急着开老婆的门,忘了关外面的门了。”
宋春志没有关上门,当他去关门之际,一帮子窑哥儿们喊着宋春志,宋春志,已嘻嘻哈哈过来了。这样一来,宋春志不像是去关门,而是以礼貌性的姿态,到门口迎接哥儿们的到来。他说:“都进来,都进来。”
来人都把毛尚妮叫嫂子,问嫂子给春志哥带来了什么好吃的。
慌乱之中,毛尚妮的裤腰带重新系上了,只是系得不那么紧。她的脸似乎比刚才还红。“什么好吃的都没带。”她说。
一个哥子说:“不对吧,听说你给春志哥带来了两个甜瓜,还有一罐子蜜。”
毛尚妮不知甜瓜和蜜为何指,说:“瓜季节都过去了,上哪儿带瓜?我们那儿也不出蜜。”
她这么一说,窑哥儿们都乐了,纷纷纠正她的说法。“你怀里明明揣着两个瓜嘛,我们都看见了,你还说瓜季节过去了,蒙谁呢!”“你一开口说话,蜜味都冒出来了,哈哈!”“你不用那么小气,我们知道你是专门给春志哥带的,我们不吃。”……
毛尚妮这才明白两个甜瓜和一罐蜜指的是什么了,她不好承认,也不好否认,求援似地看着丈夫宋春志。这些人的嘴头子太厉害,她好像有些顶不住了。
宋春志跟哥们儿一块儿笑,他笑得颇为得意,还有些骄傲。见老婆用眼睛给他递话儿,他才收住笑,把话题转移一下,说:“我刚把火生上,还没买水壶,没法儿给各位烧水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