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彝良印象


□ 刘金富

  刘金富 1980年4月生,16岁辍学后打过工,做过农民,当过代课教师。现供职于永善县码口乡政府办。
  
  我的老家大关与彝良一衣带水,如果高高的乌蒙山是盘古老先生开天辟地时支在滇东北的一张大床,那么大关与彝良都同时躺在这张床上,而且是身体擦着身体,我家所在的天星镇正好与彝良的钟鸣等乡有着肌肤之亲。而奔涌在两县境内的洛泽河就像是一根动脉血管,不断的将养份注入到这片土地里,滋润着千万亩良田,造福着世代人民。洛泽河在大关境内流经天星的里程最长,所以天星人民与彝良人民是“喝着相同的水,流着相同的的血”的,所以两地人民极为友好。
  我读中学的时候,经常到洛泽河里去游泳。也就是在那时听到“彝良”这两个字的,同学们告诉我,洛泽河是从好远的彝良流下来的,彝良是盛产美女的地方,漂亮姑娘遍地都是,就像苞谷一样到处都是,我们学校最好看的女孩也比不上彝良的一般点儿的。年幼的我就在想,可能传说中的七仙女老家就在彝良。同学们还说,美女们为了使自己的皮肤更白净,最爱在这条河里洗澡,所以这条河里的鱼儿最肥,河水最清。一到夏天,那荡漾着绿波的河面上就会飘着一股幽幽的清香,那就是美女的气息。说完这些,同学们就会把我一下推到水里,大声喊道:“去闻闻美女的气息吧”!看到我这旱鸭子在水里扑腾,河边就爆发出一阵阵欢快的笑声,青春的花样年华就洒落在河岸上。我在水里气息没闻到,水倒吃了好几口。现在想起来有点恶心,再漂亮的美女,从身上洗下来的东西都是脏的。但从那时起,我却有了一个只能悄悄地想而不敢说出来的愿望,我要找个彝良姑娘做女朋友,没想到还真的如了愿。
  而让我感到彝良是一个神奇的地方的是村里的那些经常老人重复讲的一个故事,只要一提到彝良他们就会讲。那是说彝良有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叫做伐乌关,那里峰峦迭起,碧水轻柔,山花烂漫,是一块风水宝地。不知是哪朝哪代,曾想在那里建一座大城市,朝廷就派了主抓修建的官员前往实地考察。那位官员来到伐乌关,登上了一座小山,看见云雾缭绕间座座小山拔地而起,似口口金钟铺地,山上绿树红花,平地碧草青青。那位官员突发奇想,如果这里有一百做座小山,就在这里建一座城。于是他便站在山头上,数啊数,怎么数都只有九十九座,只好带着遗憾回去复命了。然而据说更叫人遗憾的是他忘记了数自己站的那座山。就这样,那位粗心的建筑官员一时疏忽就扼杀了一座城市的诞生,要不然,今天那里该是怎样的繁华,人民是何等的富裕,与彝良一衣带水的天星也将是另一个崭新的面貌。建筑官员的这一疏忽,不知给人民带来多大损失。但也让人欣慰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景看。虽然我至今还没有到过伐乌关,但我一定要寻找机会去欣赏它的美景。如果建了城,口口金钟铺地就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了!
  关于彝良的富饶美丽,是几年前种天麻的师傅给我加深了印象。那年我还在村里的小学代课,我们村里来了两个种天麻的师傅,带领乡亲们种天麻。两位师傅来自彝良的小草坝,他们告诉我,小草坝是有名的风景区,全国各地都有很多朋友到哪里游玩,有惊险的悬崖峭壁,有万亩连片的原始森林,有白玉成练的千丈飞瀑。然而,这些都不算,小草坝最出名的是天麻,不管是质量和产量都是闻名国内外的。小草坝人几乎家家种天麻,几十亩甚至上百亩连成一片,收获季节。男女老少扛着锄头,背起背箩,将天麻大筐小箩的运到大卡车上,然后运到全国各地去。他们讲的这情形,就像我的老家挖洋芋那样,天麻多得像满坡的洋芋,那得卖多少钱。在我老家,天麻收获的季节数百人出动,在山坡上一天从早忙到晚,也不见得有多大的收获,采到天麻的人少之又少。因其珍稀,一斤未干的天麻能卖上百元,那时候我代课每月工资六十元,这是个什么概念,小草坝的天麻一年能卖多少钱就不敢想象了,那里的人有多富裕就更不敢想象了。
  总之,我所听到的彝良是一个山美、水美、人更美的地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