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亲


□ 李 铭


自从蜗居小城,老家的乡亲便络绎不绝地来造访。有些是我认识的,有些是我不认识的。据父亲讲,来的人都是跟我们家有点瓜葛和亲戚的,慢待不得。等他们留下一片狼籍走后,我与父亲细打听他们的来龙去脉,父亲会滔滔不断地为我讲上小半天。这样的结果是:还不如不讲。不讲统统按乡亲论处也就是了,一讲这枝枝蔓蔓就更加分不清楚哪跟哪了。父亲是极有耐心的,他在墙上挂张白纸,用黑色的铅笔和红色的圆珠笔勾勾抹抹,一副酷似军事地图的乡亲大观园图便很直观的诞生了。
令我和妻苦不堪言的是,老家的乡亲队伍在日益壮大。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三十张白纸也绘不尽其宏伟蓝图。我向父亲委婉地表达了我的想法。父亲双手一摊,一脸无辜地说:“是我请的?”父亲在这句简短的话里是用了反问的,意思是乡亲来咱们家是我请他们来的吗?不是。可事实上乡亲们就是冲着父亲来的,父亲没搬进城市那会,找上门来的乡亲没几个。父亲来了,三叔二大爷就不断来访了。乡亲们来要是有啥大事也可以理解,问题是他们根本没什么事,只是坐一会儿,沾一下脚,吃一顿饭,唠一会儿磕,抽一支烟,吐几口痰,然后就抬屁股走人。接下来父亲话锋一转,说了如下几句话:“乡亲来,是瞧得起你。要是瞧不起你,八台大轿也请不来人家。"父亲用词很讲究,他在使用一个人称代词“你”,而不是“我”和“咱们”之类的称呼。父亲什么意思?我的理解是,乡亲们来家小坐可不是冲着我一个糟老头子,是还没忘记你——从小光着屁股在乡亲们身边长大的——如今有了点小出息的城市人。
于是,我不再敢拿派了,乡亲们来,总是设法挤出点灿烂的笑容来。以后,出了很多笑话,都是跟乡亲有关联的。乡亲们实诚,有的来便带着活鸡活鸭,那乡下的鸡鸭野性,稍有疏漏,就会夺路出逃,从敞开的阳台窗子飞出去。扑楞楞在小区狂窜乱舞,引无数人观望。乡亲们实诚,我和妻也受了感染,也跟着实诚起来。为了防止再给社区添乱,只要是乡亲带来的活物,一律先格杀勿论。老家的德贵来,一次带十多只农家鸭,楼下放不下,全扔自行车棚里了。妻挥舞着菜刀大开杀戒,直杀得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结果弄得妻好不尴尬,那农家鸭是德贵要拿烤鸭店卖的。以后,德贵再来,老早就先声明哪只鸭是给我家的,哪只不是给我家的,生怕妻再先下了手。
更有意思的是,有一天我家正在吃饭,咚咚有人砸门。妻开了门喊乡亲来了,全家人忙起身迎接,问寒问暖。那乡亲更实诚,拽把椅子就上了饭桌。非要跟我整几盅。父亲乐得没法,俩人亲更实诚,拽把椅子就上了饭桌。非要跟我们整几盅。父亲乐得没法,俩人唠得也投机,说今年的雨水,说玉米的长势,说村书记的腐败。半瓶酒下肚后,父亲向他打听家里的老人时,大家才知道这回是彻底差了壶了。敢情这位乡亲是走错了人家,跟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他红着脸连说要不我掏饭钱吧。我和妻哭笑不得,你说这扯不扯,咱家这样下去不成了旅店了吗?再说人家旅店还得拿身份证登记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