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将“保黄”进行到底


□ 荆时光

将“保黄”进行到底
荆时光

昨天深夜,突然有朋友来电话,说:“时光,‘黄迷’这活儿不让干了。”我很奇怪,难道证监会禁止顾雏军进入资本市场之后,也禁止我当黄裳的粉丝了?急忙追问。这才上网看到了韩石山先生的那篇文章《可怜天下黄迷心》。
韩石山文章有魅力,魅力的一半来自于擅长取题目,典型的“标题党”。而另一半来自于敢言能言,跟复旦葛剑雄教授一样,属于特别能战斗的那种,语言有如青龙偃月刀一般令人印象深刻。但此番不同,文章写的是苦口婆心,可怜着“黄迷”的一片痴情,劝告他们不要执迷不悟,因为黄裳不值得迷。原来如此,这是倒黄派韩沈版块的第二波强攻行情了。
此番辩论,非常激烈,不少人还很动感情。“黄迷”们在网上空前团结,一扫平时的撂爪就忘的网民劣根性,纷纷出手,可惜多是流弹,不成气候。我也是传说中的“黄迷”,还曾企图组建“黄协”,称得上“涉黄先锋”,“保黄”的死硬派了。现在,我要做个人活儿,炮击“倒黄派”,号召将“保黄”进行到底。
闲话少说,正文开始。
要保黄,先要摸底,知己知彼。对于“黄迷”队伍,我有过“三个世界”的划分。第一组是文章迷,有读者转化而来的,无非是越读越爱读,越爱越迷而已。这一组是韩先生所不能“可怜”的,总不能颁布一条禁读令吧?喜欢谁的文章,是很私人的事。就比如我是乐迷,特别迷陈慧琳,如果你要说服我反水,就只能去论证她的声音难听,而不是眼大无神。第二组是仰慕黄裳的业绩。什么业绩?藏书人家呗。这组粉丝都是藏书界的业内人士,人家仰慕业界权威,韩先生也不必“可怜”。就比如我女朋友是艺人,特别羡慕张柏芝的成就,我总不好意思以张的一些捕风捉影的绯闻为借口去干涉吧?第三组是迷黄裳本人的。这一组人不多,通常是跟黄裳交往密切的,对其了解深入一点的人。我就是这一组。
韩先生的文章,洋洋洒洒,谈笑风生,就是要把黄裳先生描画成一个有交易污点的小书贩,这可不是个光彩形象,不高不大不全,不值得迷。因此,以我为典型的第三组,正是韩先生“可怜”与“劝诫”的迷途羔羊。
保黄派与倒黄派的分歧就在这里。我关注我偶像的品格。愿意仅就这唯一有必要反驳的论点进行反驳。
卖书,带有营利目的的卖书,依靠关系网的卖书,作夸大广告的卖书,这些既是韩先生建立在推断基础上的假想,也是韩先生所不能容忍的。抛开韩先生的“自由裁量”主观性有多大不说,就买卖本身来讲,就已经奇了怪了,买卖场本来就不是善男信女敖包相会的地方,“订阅《山西文学》,多少年后你会为自己骄傲”不也是一桩这样的生意吗?订户要是不骄傲,怎么办?也加上一条广告部工作人员醉后漫书的免责条款?
我不是在开玩笑,韩先生推断黄裳书跋中的“醉后漫书”就是夸大广告的免责条款。这样的推断,也似乎是需要加上“醉后漫书”的。其实呢,醉后不醉后的,根本就不是法定免责条件,韩先生的推断却未免有些开玩笑了,一个严肃得有些紧张的玩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