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路与东篱


□ 法临婧(回族)

当动车北上,向着九江飞驰而过时,它只是冬日雾霾里一个模糊的远影,在江西墨绿色的大地上突兀地拱起,仿佛水面独自绽放的一朵青色睡莲。

  冬日的九江每天都飘着冷雨,小住两日后,默念着陶渊明的句子,在漫天飞雪里上了庐山。这些年不仅人心不古,气候也不古。隆冬时节,北地只是干干的萧索肃杀,大雪反而降在了温润的南国。

  那场雪令人长久难忘。庐山已不再如远观时那样茕茕玉立,它化身为一道道银灰色的峰峦,由近及远,渐次隐匿在雪幕里,静静地与天地融为一色。背阴的山洼里浓雾弥漫,反复碾轧后的雪路滑得像一面溜光的镜子,让不上防滑链的司机尽数抛锚路边。我在雨靴外面绑上草鞋,颤巍巍地蹭着冰溜子。视野里,空蒙的大雪纷纷落下,湍泻的山涧凝固成条条冰柱,宛如僵死的火。

  就这样蹒跚着脚步,心头偶尔掠过一丝闪念:好像陶渊明不多的诗文里鲜有描写庐山的句子。自他辞掉了彭泽县令回乡归隐以来,每日或躬耕于田垄,或采菊于东篱,与庐山似乎只是遥遥相望,相看两不厌而已。行前曾匆匆翻过他的全集,印象里只觉得满纸沉重:“竟抱固穷节,饥寒饱所更。敝庐交悲风,荒草没前庭。”──或许在极度的窘困中他根本没有游历的川资,或许他只是铁了心“采薇高歌”,淡泊明志,在一世的清贫中走完了人生的逆旅。

  感慨着,一路来到五老峰下。雪悄悄停了,路却几乎断了。前日的一场暴雪铺天盖地掩埋了山路,两旁时而出现横倒的苍松,它们粗壮的枝干先是被连根拔起,颓然倒下后又裹上了一层银白。湿冷很快浸透了鞋底,一股黏乎乎的凉意像一条蛇,令人厌恶地裹在脚面上。新的雾气又开始氤氲漫漶,我们靠着一块巨石喘息了片刻,之后一咬牙使劲趟开冻僵的腿,扒着灌木的枝条爬完了最后一段溜冰的路程。

  喘着气,眼前是一片群峰披雪的琉璃色。

  云海如庄严涨起的潮从远方奔腾而至,漫过了无数山峰,最后一浪浪拍打在对面徐徐升起雪迹斑斓的山脊上。山的另一面层峦叠嶂,好几道险峰银装素裹,在云端无声矗立着,只是透过几缕纤薄的阳光善意地注视着我,却不对我这迟来的旅人泄露他们的秘密。

  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双脚难以移步。踏着久违的清冷的雪,一股难言的洁净蓦然弥散在心头。

  人的精神能高洁如眼前这皑皑的白雪吗?人的双脚又能忍受这雪路的艰辛吗?当一棵棵松树横死面前,当湿冷的雪水刺痛了骨髓,当浓雾弥漫,薄冰上只有自己踽踽独行时,我们究竟能在这样的雪路上行走多久……

  转眼间,庐山已在身后。车沿着山路盘桓而下,一道道峰峦又渐次退去,在远处重叠成一个青色的剪影。庐山永远是难以琢磨的。它同时拥有北方风土的激烈动荡和南国山水的细腻柔和,就像江西墨绿如流的大地掩盖下的红土,两种不同气质共同孕育了它,也孕育了它脚下恬淡人生、永志不仕的诗人。

  进入山南,高速在过了周家山后比邻着京九线直下南昌;我们则折而向东拐上小道,奔赴陶渊明的故乡栗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