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栀子花校服


□ 羊 言

  今天真的是很倒霉的一天。
  和往常一样,匆匆忙忙去上课,可上完第三节的体育课时,我突然觉得肚子一阵剧痛,头晕晕的,心想这下糗大了。
  我心慌极了,几乎是夹着尾巴进的教室,外加灰溜溜地垂着头,生怕碰到别人的目光。“嗨,干吗低着头呢?都要撞到我了!”糟了,是我后桌的男生林飞,我“哦”了一声后就逃回了教室。祈祷这家伙不要在背后乱看才好。
  想到曾经听到的一个故事:一个女生也遇到了同样的事,可在课间不小心站起来,后桌的白痴男生竟然惊呼,“××,你怎么流血了!”可想而知,那个女生羞死了,掩面狂奔着离开教室,后来都不敢来上课了。
  咦,想什么呢!越想越恐怖!
  第四节课是我喜欢的数学课,数学老师最喜欢点兵点将叫人回答问题了,而我的命中率往往也很高。我心里暗暗叫苦,只想低着头希望他老人家不要看到我。可是,上到第四十分钟的时候,我还是被命中了。
  “秦朗,你回答一下这个……”
  我想假装没听到,可是数学老师却丝毫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将声音提高了几十个分贝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老师,我,我不知道。”我结结巴巴地答道,没有站起来。
  “那你也要……”我想老师一定是认为我很没礼貌,都不站起来一下。
  “老师,我知道……”林飞这家伙竟然一反常态自告奋勇,这可是他最讨厌的数学课啊。不过,我顿时松了口气,像遇到大赦一般,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的,还是暗暗感激得一塌糊涂。
  终于挨到放午学了,我趴在桌子上等着同学们一个个离开。同学很快就走得差不多了,还剩下我的死党兰兰和林飞,这厮怎么还不走!
  终于,这家伙走了。奇怪,他竟然把脱下的校服扔给兰兰。
  “呐,你看,这家伙要去打球,竟然要我们帮他保管校服。我可不干,我妈待会儿又……”兰兰嘟囔着把校服扔给我。我顿时明白了,我的心也随之卸下了猜疑、防备的武装。
  我裹着那大大的校服回家了。一路上,微风袭来,夹着栀子花的淡淡清香。那件大大的校服,似乎也幻化成了栀子花的一部分,在我的记忆里散发着弥久的幽香。
  (指导老师:胡刚华)
  编辑/李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学生百科·阅读与写作》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