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波澜(散文)


□ 沙爽

  文 沙爽

  1、地震

  被惊醒的时候,我大约正处于浅睡区。床垫上传来的晃动剧烈而急促,整个过程不足10秒钟。等我条件反射地坐起来,晃动已经结束。于是我又放心地躺下去。想一想不行,还是得起来穿衣服。按照专家们宣布的,余震多数比主震要轻;但在整个地震结束之前,专家们也没法确定,到底哪个是主震,哪个是余震,哪个又是主震的急先锋——万一,我是说万一啊,死得难看已经无法避免,我至少可以做到着装完整。

  穿好衣服和袜子后,我走到客厅的窗前看了看,对面的居民楼灯火通明,估计全市人民都已经被地震唤醒。又去看一眼挂钟,5点20分。我重新躺回床上,等余震。

  我家所在的这栋楼已经有了十几年历史。也就是说,、它建造的时候,未能赶上汶川大地震之后才出台的楼房抗震标准。这就意味着,在一幢楼房里安居乐业了十多年后,我才被郑重告知:我住的是一栋没能达到抗震指标的危险的楼,简称危楼。从2008年到现在,陆续有两三户人家搬走,余下的二十几户人家仍在坚持等候市政府下达的搬迁通知。这个过程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在这个城市里,这样的居民楼实在太多了。不过,因为位于黄金地段,空出来的房子倒也卖了个好价钱。新搬来的人家我不认识,当然也不会去问他们知晓多少这楼的底细——反正他们知道也来不及了,就像我想在地震的时候从五楼逃生一样全无可能。

  在模糊泛起的睡意中,我依稀看到大街上晃动的人影。我知道我应该加入这个队伍。其实如果气候适宜,我很乐意出去走一走;问题是此时正值北方的隆冬,并且是一天中最寒冷的时候一我不太甘心为虚拟中的平安挨上现实的冻。

  后来我才知道,虽然像我这样留在床上等候上帝判决的人属于大多数,但还是有相当数量的市民在第一场地震结束后,就开车带着全家老小奔赴开阔的市中心广场。我朋友单位的一位领导,则一口气载着全家疾驰几十公里,到农村的亲戚家安营扎寨。可是当天一大罩,市里紧急召开抗震工作会议,该领导只好又疾驰几十公里,蓬头垢面地出现在会议上。

  余震终于在大约20分钟后到来。震感轻微,我估计只有1级到2级。于是我放心地沉沉睡去。

  2、梦境

  我梦见我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见我的外祖父母。在小路的尽头,一条闪着白光的大道伸展得无比漫长。我怀疑我走错了路。拦住一个骑车经过的人,我向他打听:这条路真的通往郑屯三队吗?

  这个人戴着一顶穆斯林的白帽子,脸上有浅浅的几粒麻点。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就说你要找谁吧。”我报出我外祖父的名字。他又向我好~番打量:“不对吧,我知道他不住在郑屯,他住在‘西坟’。”沿着他手指的方向,我来到不远处的另一条大路上。身旁一个慈祥的老太太告诉我,一会儿就会有车来,“够咱们两个坐的啦!”

  果然很快有一辆马车从那边的小路上驶了过来,我和老太太坐了上去。并没过多少时间,他们告诉我:到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