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仙人井”成因——海南省定安县龙门镇玄武岩壶穴探秘


□ 刘疆

  在海南省定安县龙门镇,有一处被称为“仙人井”的奇妙地方,位于沙塘村委会皇来村西北约1千米、横拦文龙溪的一片天然石堤上。这里散布着大大小小的倒圆锥状螺旋纹石坑,颇似专为取水而开凿的一眼眼石井,但长期以来,没有人能说清其成因,因此被当地村民形象地称为“仙人井”。在他们看来,只有传说中那些无所不能的神仙才能留下这些奇观。民间还流传着许多亦真亦幻的传说,甚至还有人找到了与传说一致的“证据”:石堤的迎水面上各有一个1米大小的“巨人”的“手印”和“脚印”。遗憾的是,由于长时间的风化剥蚀,这些印痕早已破碎不全,残存部分已模糊不清。这些石坑因此更笼罩着一层神秘色彩……

  近日,笔者对该地区进行了考察,终于揭开了困惑村民多年的“仙人井”的奥秘。

  海南省幅员数百千米,为我国第二大岛。我们驱车行驶在辽阔的琼北准平原上时,极目远望,偶尔能见到零星的低矮山丘,其中有些山丘是新生代形成的火山口。从海口到定安皇来村,沿途都可以见到球形风化的玄武岩石块。地貌和风化特征均印证了琼北广泛分布着玄武岩地层。

  进入皇来村, 目光所及的村屋农舍也尽由富含气孔的玄武岩石块打磨垒砌而成,甚至路面也是用大小不一的玄武岩石块铺就,让人仿佛回到了石器时代。根据我们现场采样分析的结果,沿途和“仙人井”地区的岩石均为深灰色气孔状玄武岩。这种岩石的风化面为黑褐色,保温隔热性能极佳,堪称现代环保砖的鼻祖,当地居民以此建造的住房冬暖夏凉,真是低碳环保的空调房。

  刚出皇来村的村口,便听到湍急的流水声。我们循声钻过槟榔林和一片稻田,宽达50米的文龙溪豁然出现在眼前。在村民向导的指引下,我们直奔“仙人井”,很快便看到一条伸入河心且散布着独特石坑的天然石堤。由于不是洪水季节,河水虽然湍急,但还没有漫过石堤,我们因此得见石堤全貌。

  现场勘查后我终于确认:这些被当地村民称为“仙人井”的石坑应为壶穴,即圆形凹穴,是急流挟带砂砾石磨蚀河床造成的。其形状有倒椭圆锥形、心形等,但更多的是倒圆锥形。经测量,直径超过50厘米的壶穴有15个;最大的壶穴直径达3.6米,深达2.3米,同心纹层厚5~20厘米;最小的直径仅有8厘米,深12厘米,形似一个规则的钻孔。据当地村民回忆,几十年来,每年大水都会漫过“仙人井”所在的石堤3-5次。

  这些壶穴是如何形成的呢?区域地质资料显示,本地属于琼北玄武岩分布地区,更新世以来这里火山活动强烈,广泛发育了多个时期的玄武岩。结合周边地层年代研究结果,可初步确定皇来村地区的火山活动时间及其玄武岩年代为约12万年前的中晚更新世交替之际。当时琼北地区又一次进入地壳活跃期,伴随地壳运动出现一系列强烈地震,皇来村所在的龙门镇一带发生了大规模的火山喷发。

  与常见的爆发性喷发的酸性火山岩相比,玄武岩黏性较低,可以像泥浆一样流淌,例如夏威夷基拉韦厄火山。该火山喷出的玄武岩可以从火山口奔流数十千米,甚至一直流入波涛汹涌的太平洋。当年龙门镇一带喷涌而出的炽热岩浆也具有较好的流动性,顺地势四散奔流,便形成连片的大面积熔岩流。岩浆所到之处,烈焰腾空,草木顿时化为灰烬。待喷发停歇时,这一带已经像火星一般死寂荒凉。在岩浆逐渐冷却的过程中,因岩浆性质、所含气体性质、气体数量、流纹构造、所处部位等诸多因素的差异,造成冷却的不均一性,这种不均一性又会导致局部发生不均匀的收缩和塌缩,进而形成放射状或环状裂隙。随着该地区一连串次级火山的不断喷发,熔岩流多次覆盖叠加,便在本地形成了中层或薄层状玄武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