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石头与土地


□ 孟学祥(毛南族)

作者简介:孟学祥,毛南族,1964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民族文学》、《中国作家》、《青年文学》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百余万字。有作品被《读者》、《青年博览》等转载。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山路不到头》、散文集《山中那一个家园》。曾获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鲁迅文学院第十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

  第一次看见供奉土地,更是第一次看见用树苗来供奉土地。村头古树下那个用石头砌起来的小庙里,供奉着一颗不大的石头,村里老人们告诉我,那是他们的土地,是他们的衣食父母。长期以来,我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供奉土地,更不知道祖先们为什么把石头称作土地并长期供奉,让一代代人顶礼膜拜。

  在这个地方,供人们生存的庄稼是从石头缝里长出来的,庄稼赢弱的身体在这片土地上永远无法与石头媲美。石头从有限的土里长出来,长成石柱,长成石笋,长成石林,长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在这片土地上镌刻着庄稼无法镌刻的童话,一代代传诵,一代代蔓延。

  发现石头越来越多是找不到泥土播种庄稼的时候,土被山洪冲走了,被山风吹飞了,石头们就爬了出来,就占据了这片土地的每一个旮旮角角。站在高处的某一个地方,放眼石头们的世界,就会看到石头从山脚爬上来,抑或是从山顶延伸下去,成行,成列,纵横交错,像列队的士兵,像成林的石树,更像妖魔鬼怪们张开大口展露出来的可怕牙齿。

  石头本来没这么多,也没这么可怕,它们原先躲在荆棘丛里或者蛰伏在小树下,是这里的人解救了它们,人们砍去荆棘,清除小树,于是它们就有了出头之日,就展现了它们厚重和可怕的一面。庄稼遮不住石头,石头比庄稼高大,水冲不走石头,石头比水硬朗和结实,人更无法搬走那么多石头,石头的数量比人的数量还要多。石头多了,人们供奉土地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曾经只有节日才供奉的土地,现在却经常香火缭绕,有什么大病小灾的,人们想到的并不首先是去医治,而是先去供奉土地,在土地无能为力的时候才去医治。那一刻我不知道是该为土地庆幸还是为土地心酸。石头多了,庄稼少了,人们在土地面前放置的供品也越来越少了。

  最初能长庄稼的地就是从石头缝里开垦出来的,是把石旮旯间生长的荆棘清出去后腾出来的空隙,空隙里的泥土被保留下来,再种上庄稼,原来的石旮旯就被称为了土地。土地,土地,有土的地方才能称为地,但在这些土少得可怜的地方,因为被种上了庄稼,也就被称为了土地。这些地都太小,一块地有时就是一个脚窝,仅仅能放下一只脚,土层也很薄,薄得都无法承载住一棵玉米的重量。地在这里的山坡上延伸着,在石头与石头之间延伸着,年复一年地重复着广而袤,宽而广的面积。地里的土在生长荆棘的时候,它们被荆棘抓住了,没有被雨水冲跑,也没有被狂风吹散。土里的营养不够根吸收的时候,荆棘们就会缠绕起来,根缠着根,枝绕着枝,叶倚着叶,以彼此的相互依靠来传递着生长的信息,也以彼此的互通来均匀地分配着从土里吸收到的营养。可是从这些土地上长出来的庄稼都很孤单,老死互不往来。庄稼们没有互助精神,没有均匀支配生存权的本事,更没有集体互助成长的基础。土层稀薄、营养不够的地方,庄稼就长得瘦小,就长得可怜,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土层好、营养丰厚土地上的庄稼茁壮成长。

  土地仿佛是在一夜间被开垦出来的。在被开垦之前,土地还不叫土地,叫荒山,荒山上长着荆棘,长着小树,长着孩子们向往和捉迷藏的游乐园。孩子们在山上玩着,在荆棘和小树间玩着,追逐小鸟和小兽,玩着玩着小树和荆棘就不见了’小鸟和小兽们也不见了。不知不觉间,取而代之的就是被开垦出来的土地。春天雷雨到来的时候,水把石旮旯间的泥巴冲走了,雨水从光秃秃的山头上流下来,慢慢地汇聚,慢慢地形成激流,再很快地从高处一泻而下。无任何遮挡和保护的泥土被带走了,泥土们就像无牵无挂的孩子,在雨水的召唤声中义无反顾地跟着雨水淌下了山脚,淌进了悬崖下边的河流中。一些没有被雨水带走的泥土,在风吹来时也高飞了,它们飞向高高的天际,扬一路尘埃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泥土消失得越快,被开垦出来的新土地就越多,被开垦的地方也变得越来越广’被丢弃遗留下来的石山也越来越多。到最后人们想从山上割一些荆棘来做自留地的篱笆时,才发现很多山上的荆棘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土的土地上,除了叹息,不再传出庄稼拔节的声音,人们把这一切的结果都归结为雨水的肆虐,山风的狂扫。人们诅咒着雨水的无情,诅咒着山风的无义,然后也开始诅咒自己的行为。

  土地短暂的命运终于警醒了人们的保护意识,寻找、开垦、挖掘、丢弃,那些曾经成为生存观念的索取行动,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反思。很多被开垦出来的土地种不出庄稼,一些人走了,说是去打工,一去就很少看到他们回来。那些离不了故土的人们在看到石头越来越多,泥土越来越留不住时,才像做了一场梦,突然在某一天早晨清醒了。他们放弃传统耕作方式,开始尝试亡羊补牢的补救办法。他们在石旮旯中一棵棵地种上可以同守住土壤的小树,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树苗就被他们当成了敬奉土地的供品。

分享:
 
更多关于“石头与土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