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该作为云南铬渣污染案的原告?


□ 吴如巧 陈晓妹

  近年来,环境污染引发的诉讼层出不穷,但由于原告主体缺位,案件办理数量、审理结果往往都难以令人满意。确定适合的环境诉讼原告主体,是环境诉讼亟待解决的问题。

  ■文/吴如巧 陈晓妹

  2011年8月12日,《云南信息报》报道了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剧毒铬渣污染事件,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非法转移堆放铬渣5000余吨,致使当地水库六价铬超标2000倍,直接威胁珠江源头南盘江。消息一经公布,立即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相关职能部门也开始着手展开深入调查。

  2011年9月20日,公益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公众参与项目负责人杨洋、“自然之友”武汉小组负责人、盈科律师事务所武汉分所合伙人曾祥斌律师等组成的“公益诉讼律师团”作为原告,将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云南省陆良和平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二被告赔偿因铬渣污染造成的环境损失1000万元,同时停止并消除铬渣污染。在原告的诉状中,曲靖市环保局被列为第三人。但在法院最终立案的起诉状中,原告方变成了“自然之友”、曲靖市环保局以及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三方主体,诉讼请求没有变化。(据《新世纪》一财新网2011年10月20日报道)有学者对于此次公益诉讼获法院立案给予了高度评价,并称其为我国环境公益诉讼的历史性突破,对我国无利益相关者提起公益诉讼而言,是个良好的开端。但在笔者看来,在我们为此欢欣鼓舞的同时,应当发出这样的疑问:“自然之友”等三方作为本案原告主体是否合适?究竟该由谁来作为本案的适格原告呢?

  誓自然之友”等环保团体可否作为本案原告?

  在我国近年来较有影响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中,都能看到环保团体或组织的身影:2008年,中华环保联合会就云南阳宗海污染事件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2010年,重庆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对国电阳宗海发电公司二氧化硫减排不力提起公益诉讼;2010年底,中华环保联合会对贵阳定扒造纸厂排放工业污水事件提起公益诉讼。

  有学者认为,环保团体或组织致力于环境保护工作,因此最适宜作为环境公益诉讼的原告主体。在持论者看来,环保团体或组织作为原告主体的正当性在于:第一,环保团体具有一定的公益性,有代表公共利益的合法基础;第二,环保团体一般不使用公共财政资源,独立于政府,可以更好地做到中立;第三,环保团体内有专业人士的支持,有筹集资源的渠道和能力,可以支持其诉讼活动并负担诉讼成本:第四,环保团体有群众基础,对公众利益更加了解,有代表公众的现实基础。

  但在笔者看来,前述理由较为牵强,并不足以支撑环保团体或组织成为环境公益诉讼最合适的原告人选。首先,环保团体虽具有公益性和群众基础,但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工作的政府部门和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检察院所具有的环境公益性较环保团体更强。因此,以环境公益性为由支持环保团体成为原告人选,理由并不充分。其次,环保团体虽然一般不使用公共财政资源,但并不能因此保证其应有的中立性。环保团体或组织会接受有关利益集团及个人的资助,将其作为活动经费。这一现象使得环保团体或组织容易受到出资人的影响,进而表现出明显或潜在的利益倾向。这种利益倾向无疑将有损其在维护社会公益时所应持有的中立立场,进而动摇其作为公益代表的正当性基础。再次,由于环保团体或组织为民间组织,官方背景的缺乏常常导致其筹集资源的渠道较少,筹资的能力也不强;即使通过种种渠道筹集到一些资源,但跟经济实力通常比较强大的污染企业相比,环保团体所筹集到的这些资源往往微不足道。若污染企业在环境诉讼中为胜诉而不惜重金投入,则环保团体或组织仅靠这些资源与之对抗,其胜算将不得不打上大大的问号。最后,环保团体有群众基础,了解公众的环境利益,但政府的环保部门与检察机关同样也具有这一特点。可见,将公众代表性作为支持环保团体或组织成为环境诉讼原告人选的理由,同样是牵强而不充分的。此外,我国目前众多环保团体在素质和能力方面良莠不齐的现象较为明显,尚不足以承担维护社会公众利益的重任。基于前述理由,本案中的“自然之友”、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等环保团体或组织并不适合作为原告主体。

  曲靖市环保局可否作为本案原告?

  作为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各地环保局等环保部门在近年来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中表现也较为积极和活跃。2007年I2月,贵阳市“两湖一库”管理局就贵州天峰化工有限公司环境污染案向法院提起诉讼;2010年6月,昆明市环保局就辖区内两家养猪企业污染地下水源,致使村民出现饮水危机事件向法院提起诉讼。

  虽然环保部门在近年的环境污染案件中频频以原告身份出现,但关于其原告资格的争论却始终不曾停止过。支持环保部门作为原告主体的观点认为,作为执法者,环保局可以对污染者作出行政处罚和行政命令;而在充当公益诉讼主体时,环保局就成为了财产所有权人的代表,代表公共利益要求污染者停止对环境的侵害,这两个身份并不存在互相取代。同时,环保部门能最快捷、最及时地发现环境污染问题,对证据的收集最完善、最便利,行政执法中固定的证据可以作为诉讼中的证据使用;环保部门对相关法律法规的熟知、掌握程度,以及所掌握的资源也优于其他诉讼主体。但在反对者看来,环保部门作为法定监管部门,拥有充分的行政权力来预防和控制污染,因此没有必要再赋予其提起公益诉讼的权力;如果允许环保局迳行提起诉讼,相当于逃避行使行政权,有怠于履行职责的嫌疑;此外,允许其诉讼即意味着同时运用行政程序和司法程序,会造成行政和司法资源的浪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谁该作为云南铬渣污染案的原告?”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