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化创造与文化复兴——读唐颐《二十八个人的闽东》


□ 邱景华

邱景华

写历史人物的散文,常见的是一种“过去式”的文化观。即把古代人物当作已经凝固了的永世不变的历史塑像,作家的任务,就是通过考古式的史料梳理,挖出被历史风尘掩埋了的塑像,“还历史人物本来的面目”。另一种是“未来式”的文化观,认为古代人物并不是永远不变的凝固之物,而是每一代人在特定的历史境遇中,对它们的重新解读、更新和创造。换言之,是“过去”与“现在”不断相遇、冲突、融合所产生的新的可能,这就是“未来”。

《二十八个人的闽东》所持的是“未来式”的文化观,唐颐所关注的不是全面还原历史人物的成就,而是努力参悟先贤们所具有的当代意义。作者不仅写古人,而且写今事,写充满新鲜感的古今相融。换言之,作者不是“复述”历史人物的故事,而是加入当代的因素,达到重新“改写”历史人物的目的。

南宋郑虎臣在漳州木棉庵诛杀大奸臣贾似道的故事,几百年来流传不绝,不断有人进行加工改写。但很少人像唐颐这样,思考的重点落在郑虎臣精神对家乡柏柱洋人重大而久远的影响。《风云柏柱洋》,虽然也重写了郑虎臣的故事,但重点却是写其“暴力抗恶”的精神对乡人的影响,七百多年后,柏柱洋不断出现的革命暴动和武装起义。通过这种古今相连的写法,把古代人物带到现代、带到今天。《风云柏柱洋》跳出不断“改写”郑虎臣杀奸臣的老套,通过散文的独特构思,生动地展示了一种地域的历史精神在本土的演变和延续的过程,它给予读者是一种崭新的文化启示。

在对历史人物的史料分析中,表现出高超的史识和今识,是唐颐散文的特点。史识,是对古代人物的分析 ; 今识,是用今天的眼光,发现古人的当代意义。史识和今识的融合,才会产生新鲜而独特的艺术构思。

如何透过弥漫在陈靖姑身上的宗教香火和神话迷雾,写出其产生的历史合理性,特别是当代意义?唐颐在《陈靖姑的前世今生》,以敏锐的史识和今识分析:古代中国医疗条件差,产殇和幼殇不计其数,连历代皇家的后代都如此,更遑论百姓?其二,安史之乱造成唐朝人丁的大量死亡,急需人口的增加。于是,人们期盼有一个法力无边的神来拯救。这样,陈靖姑就作为中华民族的“救产、护胎、佑民”的女神而诞生,这就是历史的必然性。经过作者这样清醒而明晰的理性分析,就消退了陈靖姑身上的宗教和神话迷雾,呈现出其存在和发展的历史合理性。近代以来,由于陈靖姑的信仰还传播到台湾和东南亚,两岸开通后,陈靖姑信仰成为闽台文化交流的纽带,又获得一种新的现实意义。

以历史人物为素材的散文创作,其关键处在于:如何把死的史料,转换成活的艺术生命?唐颐深知其中的甘苦。他在后记中说:“了解和掌握先贤们的履历和贡献是轻而易举的,但参悟他们的灵魂深处与精神高度,完全是件辛苦的事。这一琢磨,就是许多年……” 本书的出彩之处,是超越了对历史人物史料的“复述”,经过独特的艺术构思,创造出富有当代意义的先贤们的文学形象,其中最精彩的是三位诗人的形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