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陇东陶艺的恢复与传承看农民的艺术自觉


□ 徐建新

  陇东为黄土高原腹地,董志塬为其核心区,这一文化区域既具有陕甘宁三省黄土文化接壤交叉的特点,又是泾河中上游文明的关键地段,属于先周豳文化圈。该地域自原始社会以来,陶艺发展延绵不断,传承接续至今,并且承续者广泛。早年,庆阳、平凉每个村社几乎都有烧陶艺人。从二十多年前开始,随着红砖机瓦的流行,这一技艺曾急剧流失。但近年却又顽强地恢复了传承。恢复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农民艺术的自觉。没有艺术的自觉,就没有抢救保护的动力,其艺术自觉发生的因由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看。
  陇东陶塑的历史源于民间神话。在陇东庆阳流传着生动的世神爷神话,神话里渗透着对泥的崇拜、土的信仰。当地神话传说,世神爷来到凡间,抽下男野人的一根右肋骨,从王母娘娘蟠桃园取来仙土,以神水和成泥,在肋骨上堆成一个泥人,于农历正月初一埋在土里。到了正月初七,泥人变成一个母性活人,从土里爬出来与男野人合婚。因为人跑得太快,伤害动物,世神就投出两个泥碗,牢牢地扣在人的膝盖上,碗变成了膝盖骨,从此人再也追不上动物了。陇东民歌《情人谣》唱道:“胶泥沟里胶泥多,和堆胶泥捏你我。捏个你来捏个我,捏个妹妹捏哥哥。捏好拌烂再重捏,再捏你来再捏我……”
  泥捏人和捏碗变膝盖的神话情节, 似乎都与陶塑相关。就像有人推断女娲抟黄土而造人,炼五色石而补天就是华夏民族烧陶技艺的想象转型一样,陇东民间神话传说和民歌折射出了陇东原始先民陶塑文化记忆在精神里的沉淀,反映了天、地、人三才的原始哲学观念。
  陇东陶塑与先祖崇拜密切相关。《重修镇原县志》卷一五“陶器条”有言:“黄帝设陶正,周官有陶人。孟子曰:陶以寡且不可以为国。中国陶器之发明久矣,至晋制缥瓷,唐建越窑,后五代开柴窑,陶器遂变为瓷器,宋明以降其制愈精。”“砖瓦条”则说:“昔神农氏作瓦器……瓦当在金中以土传久之,地位合之木版与铜版铅版,则五行之为物,均于文化上有大作用。”视砖瓦器皿为亘古之文化,认为神农氏、黄帝、后稷、鞠陶等人文先祖的发明,与陇东关系密切。
  史传黄帝始造釜甑;《史记》称鞠陶为“鞠”,庆阳志书和民间却称其为“鞠陶”,陶者,窑也。可能是鞠挖设陶窑,管理陶业,为制陶业的发展作出贡献,庆阳人自古就称其为“鞠陶”。鞠陶时代陇东的制陶技术已经相当先进,庆阳彩陶尖底罐、人面葫芦瓶为我国仰韶文化的代表文物。陇东人对文明的尊崇态度是此一地域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的重要原因。
  陇东陶塑技艺与文物考古相互印证。陶窑与人居窑洞是同一文化背景下的文化创造。董志塬上的红胶土,有的裸露于地表,有的被浅层黄土覆盖,陇东原始先民早就发现它是良好的制陶原料,在陶器时代创造了灿烂的文化。位于庆阳西峰区西部的南佐,属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村落遗址。此地发现有原始人烧陶的遗迹,地表散布着许多新石器时代的陶片,出土了丰富的彩陶、灰陶。这些器物分别用于贮存粮食、取水、烧煮食物及装殓夭折小孩遗体等。南佐遗址出土的陶塑文物,是庆阳市西峰区以至整个陇东陶塑技艺的历史实证。陇东亦保存着多处古代庙宇,这些庙宇上的陶塑脊兽有着很高的艺术价值,是颇具黄土特色的民间艺术文物,是民间陶塑艺术传人观摹学习的教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