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饕餮者


□ 安昌河

  1·
  
  不只土镇,就算爱城,乃至整个国家,从来没有谁遇到的问题会有櫑姓人家面临的那么艰巨,因为他们总想把什么东西都吃下去。土镇的人们总是把櫑姓人家的事情当成笑话在外面讲,所有听过的,无不感到新鲜好奇。
  谁说不是呢。
  我听我外祖母给我讲了个櫑姓人家的笑话,那可是她亲眼看见的。那年日本鬼子的飞机在土镇丢了一颗巨大的炸弹,没爆炸,哑弹。谁都晓得,哑弹也是弹,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因此都距离得远远的。落弹的地方本来是有条大道的,因为惧怕那炸弹,大家都绕着走。黄姓人家老爷更是下了命令,以那颗哑弹为中心,五百步以内行走的人不得大踏步,不得咳嗽,不得大声喧哗,以免将哑弹惊醒了。炸弹那样大,如果一旦惊醒爆炸了,无法预测后果究竟会有多严重。
  哑弹在那里静静地躺着,等待爱城的拆弹专家前来。所有的人,都围观在五百步以外,打量那黑突突的玩意儿。人群里却突然钻出来櫑姓人家。他们推开阻挡的人,径直走向那颗炸弹,然后在那颗炸弹跟前团团坐下。老天爷啦,这可不得了啊。有人赶紧禀报了黄姓人家老爷。黄姓人家老爷远远地一看,叹息说,咳,这些饿鬼啦,未必他们想把炸弹也吃下去?
  櫑姓人家确实想把炸弹吃下去。他们派人去向黄姓人家老爷申请,要那颗哑弹。这时候去爱城请拆弹专家的人回来了,说爱城的拆弹专家没空。黄姓人家老爷晓得他们不是没空,而是怕死。骂了几句,最后把眼睛落在櫑姓人家身上,问他们,你们要那颗炸弹干什么?吃下去?櫑姓人家不好意思地咧嘴笑笑,说,老爷说得真准。黄姓人家老爷没有拒绝櫑姓人家的申请。对于櫑姓人家,确实不敢小觑,好多根本不可能吃的东西,他们还硬是塞进了肚皮了。那么这颗炸弹呢?他们将怎么吃下它呢?
  听说櫑姓人家饥饿的眼睛这回瞄准了那颗炮弹,整个土镇都轰动了。他们将怎么吃下它?那么巨大,明显是铁的,里头填塞的肯定不是粮食糖果,日本鬼子才没那好心呢。里头塞的可是炸药,轰一声,什么东西都可以烟消云散的炸药。
  要吃下这么大的一颗炸弹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整个櫑姓人家的人都动员起来了。他们扎的扎筏子,背的背柴禾。然后,几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拿着杠子和绳子,最后竟然像拔萝卜似的,从土坑里拔出那颗巨大的炸弹,七手八脚地抬着,抬向河滩。一群人抬着筏子和柴禾跟在后面。大家纷纷猜测他们这究竟是要干什么。难道他们已经想出了吃下炸弹的办法?烧软乎了吃?还是炖着吃?大家想跟过去看,又怕他们失败。在吃一些东西的时候,櫑姓人家也经常失败。之前失败,顶多闹出一两条人命。如果这回失败,那么将会死伤无数。
  但是又经受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大家太想晓得櫑姓人家将以什么样的方法吃下这颗炸弹了。
  直到他们将炸弹放上筏子,在炸弹四周堆满柴禾,点燃柴禾,将筏子推向爱河中心的时候,大家才陡然明白,这櫑姓人家可真他娘的聪明,转换了来吃,间接了来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