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亦“重”亦“轻”的生命之舟


□ 古 耜

  毫无疑问,在当代文坛上,陈忠实首先是一位成就卓著、影响深远的小说家。出自他笔下的百余部长中短篇小说,以其对关中大地历史与现实、人生与世相的精彩描绘和深入揭示,连接成一道百态千姿而又风格独具的文苑风景线,显示出强劲勃发的艺术生命力与感染力,其中长篇小说《白鹿原》更是凭着史诗般的雄奇与凝重,化为新时期文学进程中的一座高峰,给学术界和评论界留下了说不尽的话题与启示。然而,必须指出的是,无论是普通读书人抑或是专业研究者,如果仅仅看到这些,还不能说是完全了解和知晓了作家陈忠实,因为在他的文学世界里,除了小说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审美空间,这就是散文。已有的事实告诉我们:陈忠实的文学创作是从散文起步的。早在“文革”前的一九六五年,他就发表了处女作《夜过流沙沟》,以及此后接踵而来的六七篇散文作品——他的小说处女作要等到八年之后的一九七三年才问世——进入新时期,作家虽然选择了以小说为主要体裁和主攻方向,但却不曾因此就全然放弃散文创作,而是在潜心撰写小说之余,依旧保持着对散文的热情和敏感,继续进行着散文艺术的探索与建构。尤其是在《白鹿原》出版并产生轰动效应之后,作家出于及时调整创作心态,再度积累创作素材的需要,干脆以主要精力写起了散文。十几年下来,他在国内报刊陆续发表了将近二百篇散文作品,先后出版了《生命之雨》《告别白鸽》《家之脉》《走出白鹿原》《陈忠实散文》《凭什么活着》《我的关中我的原》等十多部散文集。这时,散文创作已经进入作家文学生命的主血脉,成为陈忠实之所以是陈忠实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正因为如此,今天,我们要真正走近和读懂作为作家的陈忠实,还必须就他的散文创作来一番寻幽探胜,撷英咀华。
  
  散文世界:在“重”与“轻”之间
  显然同日趋信息化和市场化的文学环境有关,近些年来,不少作家在创作散文作品时,都喜欢选择某种相对稳定的题材或主题,展开持续性的发掘与言说,力求使笔下作品具有明显的系统性和“工程”性。相比之下,陈忠实写散文是另一种情况。他不怎么看重作品外在的、表面的秩序感,而是坚持让笔触遵从内心的驱使,由此作真诚的书写和自由的挥洒。用作家自己的话说就是:“我的散文写作和我的小说写作一样,没有预设性规划,都是随感而出,即在生活世相里耳濡目染,触发到心灵里的某一根神经,或兴奋或灼痛到释之不去,便会把那一点感受和体验诉诸文字,便有了一篇篇或长或短的小说和散文。”①如此这般“随心所欲”、随物赋形的散文创作,较之那种系统性和“工程”性的散文文本,或许少了一些背景的、知识的含量,但却分明多了若干生命的、精神的、血性的元素——如果说一部《白鹿原》,成功地展示了作家建立在阅历和思考基础之上的虚构的艺术世界,那么,透过陈忠实的散文作品,我们则可以看到作家真实的人生状况、情感天地、生存变迁、事业追求,以及他特有的性格、气质、思想、学识、情趣、习好等等。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我情愿将陈忠实全部的散文作品,看成是作家精神世界和生命旅程的审美鉴照,看成是作家用心灵和血肉造就的生命之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