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泰宁奇彩(三章)


□ 陈侣白

黛青色的漂流
——上青溪印象

高崖陡壁,峡谷深深。夹岸古木郁郁苍苍,枝丫伸向清溪,遮天蔽日。
溪流,就在这群山间、森林中蜿蜒奔涌,九十九曲,八十八滩,绵延三十里,方圆之内渺无人烟。
啊,这就是志书上所说的“天为山欺,水求石放”!
敬礼,数千年来原生态的溪山!
今天,我们的竹筏在这里自在地漂流。
是夏日。我们坐在竹筏的竹凳上。溪道开阔平缓处,绿意溶溶,竹筏悠然滑行。溪水潺潺,仿佛与我们娓娓谈心。还有鸟语和蝉鸣,点缀得峡谷分外幽静。
岩顶时有飞泉坠落,水珠飘洒到我们身上,那是不经意的吻。浪花常漫上我们的赤足(我们早已脱去鞋袜),那是亲切的抚摸。
然而,上青溪又是粗犷不驯的。漂流中,你必须随时留意。遇有横枝挡面,你就得及时折腰低头或者用手拨开,那是上青溪警告你不得怠慢。
溪滩浅处,卵石撞击筏底咯咯作响,那是上青溪在和你开玩笑。
最大的挑战是“绝处逢生”。常遇峡谷窄处,溪宽仅两三米,险岩迎面扑来,惊心动魄。筏头筏尾两个筏工从容不迫,竹篙朝岩石左点右撑,顷刻间脱离了险境。虽然终于“有惊无险”,到底让我们捏了一把冷汗。
不论文与野、刚与柔,上青溪都是黛青色的。
这颜色,是几千年积累下来的,才如此之深如此之浓。这是大自然原生态的杰作,未经人工修饰的杰作。
经过人工润饰的风景,有的更精致了,如杭州的西湖。也有被雕琢过分甚至流为低俗的,那是美学上的犯罪。
而上青溪,正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正如“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娥眉朝至尊”的虢国夫人,素面朝天正是她最大的美。
泰宁人懂得这个。正是他们的当家人,在原生态的上青溪与现代的水电站之间选择了前者;因为新站易得,原美难求。
请看上青溪,人所做的事情只是适当清理了水道,在岸边的岩石钉上重点景观名的牌子,不做任何多余的、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正是这样,才保留了上青溪纯朴的野趣、幽趣、奇趣、天趣,保留了如此深如此浓的黛青色。
啊,黛青色的山,黛青色的水,黛青色的风袭人胸际,黛青色的凉意沁人心脾!
啊,难忘的黛青色的漂流!

万绿波中一片红
——“大赤壁”遐思

“东南奇秀”武夷,号称“碧水丹山”。水虽碧矣,山则丹尚不足,仅略呈赭黑斑驳而已。
金湖的大赤壁,才是名副其实的丹崖陡壁。
这组峭壁,雄立金湖侧畔,高百米,长一华里,形如刀砍斧削,气势非凡。颜色一派火红,赤黄相间,皱摺处又有青苔点缀,流丹溢彩,撼人心目。倒影湖中,红波演漾,真正是碧水丹山相得益彰。
古人云“万绿丛中一点红”。就金湖大赤壁而言,我以为可称之为“万绿波中一片红”。
常识告诉我,大赤壁是火成岩所形成。然而我却宁愿相信,这是造物主情有独钟挥毫泼丹绘成的巨幅壁画。
你看它,线条刚劲,图案飞动,色彩瑰丽,大气磅礴。像灿烂的朝阳映红大地,像满天的彩霞散落山冈,像火树银花千里不夜,像节日盛宴万众狂欢……
试问世上哪位画家绘制过这样顶天立地的壁画?哪个民族织出过这样无比巨大的挂毯?
创造这辉煌壮丽的奇迹的,只该是大手笔——无所不能的大自然!
近两千年前的赤壁之战,是在遥远的长江边上发生的。但今日面对金湖的大赤壁,我仿佛看到了历史的投影:
“舳舻千里,旌旗蔽空”的“一世之雄”曹操,惨败在“雄姿英发”的“江东周郎”手里。当时,浩浩长江杀声震天,烟尘弥漫,千万战船毁于一炬,熊熊火光照得江岸峭壁一片通红,就像此刻金湖大赤壁的颜色一样……
沉思中,我听到了历史庄严的回声:和平远胜战争。
愿普天下的“赤壁”都像金湖的大赤壁,不是因战争而是因和谐与美而扬名!

蓝天碧水一线牵
——“水上一线天”体验

“陆上一线天”,华夏名胜中屡见不鲜,已不足为奇。
“水上一线天”则为金湖所独有;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感所未感。
百里金湖,大多坐大船,游开阔处。而一临“水上一线天”便须换乘小船,才能进入。“
陆上一线天”中,头顶虽有一线天光,脚底却是一片昏黑,有时还须吃力攀援,有逼仄、压迫之感,无张弛结合之致。
“水上一线天”则不然。虽是百米峭壁夹峙,相距仅约两米,有时两手平伸,左右岩壁皆能触到,然而蓝天一线之外,尚有船畔流水幽光荡漾,便有温馨生意掠上心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