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看不见的手


□ 黄式宪

我们从“石头”所得到的,是一盒“麦当劳”式的即食即弃的快餐文化消费
一部低成本的娱乐片《疯狂的石头》,竟搅动了七月的暑期市场,从纸质媒体到电视到网络,竟然是一片追捧,真个是:“石头”疯狂媒体也疯狂,由此便衍生成一种不可忽视的大众文化消费现象。 倘若沉下浮躁的心气来想一想,在“石头”也疯狂的背后,事实上也还潜藏着一只看不见的具有文化混杂性的资本的“手”。
进入“后WTO时期”的中国影视产业投资环境,由于国营、民营以及外国资本的共存与合作,则潜在地生成并活跃起一只看不见的文化混杂性的资本之“手”。这是全球化时代很具典型性的一种产业现象。应当看到,外资融入中国影视的产业和产品,既体现了历史进步的一面,同时也潜在地带来了文化混杂性资本对于本土创作实行某种介入、操控或“改造”的另一面。在《石头》从制作到市场运营的全过程,显然都不难发现好莱坞式的商业文化元素的种种渗透,也就是说,都离不开这只混杂性资本之手的作用。
《石头》的剧本初名《贼中贼》,被香港刘德华的公司选中而列入了“亚洲新星导”计划,其后“中影华纳横店”影视有限公司也加盟投资,美方华纳亚太区总裁更是亲自操盘来推动该片在中国的营销发行。按照好莱坞式的产业规格来做娱乐片,“投入与产出”是由老板和制片人来操控的。因此,《石头》的创作实践,便只能是以牺牲创作者的主体性而在迎合市场的世俗性上作了较大妥协的。
在“石头”里,以盗宝与护宝为叙事轴线,引出了一场“三岔口”式的疯狂比拼,所谓的“救了卖玉”只是一个引子,不过是将现实作为一个“托儿”罢了,而土贼、洋贼们被真、假翡翠弄得神不守舍,又在绑票、撕票上用尽心思,一个个作奸犯科、洋相出足。事实上,这不过是一出近似由中、西方诸多笑料、段子杂凑堆砌而成的闹剧。
若就喜剧创作的基本素质来看,“石头”的创作,在这只混杂性资本之“手”的操控下,便形成了如下几个特色,这同时也是宁浩创作主体性失落的问题所在:
其一,“石头”并不带黑色。所谓的“荒诞性”或“黑色幽默”,难道是将某一桩社会趣闻作一番“夸张与变形”,再抖一抖笑料就算有了的吗?《二十二条军规》里的一个飞行员因厌战求退役而不被获准,是一种荒诞性的生存悖论,同样,《黑炮事件》里的赵书信和《卡拉是条狗》里的老二,他们的性格也都具有这种人与环境相冲突的黑色喜剧因素,也是难以自拔的一种人生悖论。试问,在包科长与两拨贼们的“三岔口”式的角逐中,有谁、又有哪一个是陷于此种难以自拔的黑色困境里的角色呢?
其二,“石头”也并不具有喜剧的黑白观(或称社会价值观)。剧中的主要人物,一个个只是性格单面的符号,与当下网络上流行的恶搞套路如出一辙,将无厘头式的恶搞话语(如:“顶你个肺”等等)和无厘头式的恶搞动作(如浸人头人马桶、装人票于衣箱等等)发挥到了极致,就连保卫科长包某人的前列腺炎也拿来做了一个重复“抖笑”的包袱。当喜剧的笑与黑白、与是非、与价值相剥离,那么,喜剧的文化品位也就随之被剥落了。由“石头”的“去价值化”所造成的这种隐形的意识形态的时髦性和毁坏性,对于无数未成年、未更事的青少年观众来说,诚然是一时难以辨清其黑白而颇为令人忧心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