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消失的蓝湾


□ 老 藤

  一
  
  蓝九叔总怀疑自己的肺出了问题,早晨睁开眼就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老觉着胸腔里有一团絮状的东西在堵着,怎么咳,也咳不出个子午卯酉来。他忍住咳,用颤抖的沾满浆糊的手在黑漆斑驳的大门上贴上了春联,头也不回地问身后的孙子小琪:正不正?
  小琪虽说已经上了四年级,但人却像棵遭了旱灾没窜起来的向日葵,细瘦的身子上只有一个脑壳大得出奇。小琪对回蓝湾过年并不感兴趣,这哪里像过去的老家?就剩下了孤零零一处房子,连个玩的伙伴都没有。小琪父母都在十几里路外的城里打工,他也像棵疯长的水葫芦,习惯了这种随着父母东南西北的漂泊。父母说,不能让爷爷一个人在蓝湾过年,小琪你回去吧。就这样,小琪撅着一张嘴回来了。其实,小琪的父母也想回来,只是怕村长蓝本根找麻烦,才留在了城里的出租屋过年。
  正不正又能咋的?小琪心不在焉地说,说不准明天王武就来拆房子了。
  蓝九叔回过头来,一双黑猩猩一样的眼凶光毕现:他敢!没等再说什么,原本强忍着的一阵咳声迸出来,挤没了下面的话。
  蓝九叔又在门上贴了一对儿门神,然后站在那里左右端详。
  小琪对春联不感兴趣,这舞刀弄剑的门神倒吸引了他,他问爷爷,这俩红脸神仙是谁呀?
  这是门神。爷爷说,一个叫秦叔宝,一个叫尉迟恭,是专捉恶鬼喂虎的,贴了这门神,咱就能放心过年了。
  净唬人。小琪应了一声说:王武的人把福生叔都打残了,也没让门神绑了去喂虎。
  小琪说的蓝福生是蓝湾一个果农,在山坡上经营一个桃园。村里拆他家祖屋时,他没急,平他家桃园时他不让了,他对村长蓝本根说,房子扒就扒了,这桃树就留下吧。本根说,这里要弄高尔夫,你桃树不砍,这球怎么打?福生说,这桃树是我的命呢,砍桃树就是砍我这吃饭的脖子。福生不高兴了:蓝湾改造是政府工程,你胳膊还能拧过大腿?福生不服气,说,政府咋了?政府更要讲理。本根冷笑一声道:政府讲理,可动迁公司不讲理。
  本根说的动迁公司是王武开的,王武接手动迁桃园的事就像接过一根香烟一样轻松,他噙着一根牙签,从牙缝里挤出的话冷森森的听着叫人后颈发凉。我王武一百年前就是耍大刀的,专砍硬茬子,几棵桃树算什么?就是天坛里的柏树,我也照样砍了它!王武下手果然狠,第二天蓝福生就在自家的桃园里被打了,两条腿被打断,头肿得像个血葫芦,送到医院里两天说不出话来。全村人都知道这是王武干的,可派出所却不这么认为,派出所让福生举证,福生说举什么证?连三岁孩子都知道是谁干的,派出所说我们要依法办案,没有证据不能随便抓人。福生就这样吃了个哑巴亏,坡上的桃园也被平掉了。事情一出,王武黑老大的牌子就立住了,只要一提到王武,蓝湾的人都缩了脖子,只有村长蓝本根的腰比原来变挺了,他在村民大会上说:王武是道儿上的人,谁惹得起?咱都是拖家带口的平头百姓,退一步海阔天空嘛,福生不听我劝,还不是白白断了两条腿,这下倒好,赔偿果树的钱都做了医药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