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隐与名浅谈陶渊明的“身名”之思


□ 王 鹂

  摘要:本文立足陶诗本身探讨陶渊明对自我的审视和期待,重点解析陶渊明隐居后对生死、对生前身后名等问题的思考,其答案就是以精神的永存超越死亡,这种信念支持他写作、固穷、守节。
  关键词:陶渊明;生与死;身后名
  中图分类号:1207.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4403(2009)04-0068-04
  
  从陶渊明的同时人颜延之开始,对陶渊明的推崇多源于他作为隐士的人格魅力。颜延之说他:“道不偶物,弃官从好”、“畏荣好古,薄身厚志。”称赞他的归隐是“高蹈独善”,对他的诗则只一句“文取指达”带过。南齐沈约作的《陶渊明传》在《宋书》中置于《隐逸传》,后《晋书》、《南史》皆沿其例。梁代萧统不仅欣赏陶渊明的作为隐士的“高趣”和“真率”,而且喜爱他的诗文:“其文章不群,词采精拔;跌荡昭章,独起众类;抑扬爽朗,莫之与京……加以贞志不休,安道苦节,不以躬耕为耻,不以无财为病,自非大贤笃志,与道污隆,孰能如此者乎?”钟嵘在《诗品》中也视陶渊明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至宋代苏轼对陶渊明的为人及创作更是追慕不已,以至要对陶诗篇篇和作。他在给苏辙的信中说:“吾于诗人,无所甚好,独好渊明之诗。渊明作诗不多,然其诗质而实绮,癯而实腴……然吾于渊明,岂独好其诗也哉?如其为人,实有感焉…--(吾)半生出仕,以犯世患,此所以深愧渊明,欲以晚节师范其万一也。”。苏轼爱陶渊明之高蹈辞世,对陶诗的品评也细致人微,读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他情绪激动地说:“近岁俗本皆作‘望南山’,则此一篇神气都索然矣。古人用意深微,而俗士率然妄以意改,此最疾。”此后陶渊明似乎就定格在“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式的淡远闲适之中了。然而在阅读陶诗的过程中,人们还是注意到了陶渊明的另外一面。如朱熹说:“陶欲有为而不能者也,又好名。”顾炎武称:“栗里之征士,淡然若忘于世,而感愤之怀,有时不能自止,而微见其情者,真也。”鲁迅《题未定草》七说:“现在之所以往往被尊为‘静穆’,是因为他(陶渊明)被选文家和摘句家所缩小,凌迟了。”“J430这些见解启示我们对陶渊明内心世界的认识应该建立在对其作品更全面而深入的解读之上。笔者反复研读陶集,认为除了人们常提到的“平淡”“静穆”之外,陶渊明的作品还真实地反映了他内心的矛盾和痛苦,这集中表现为对“生”与“死”、“隐”与“名”等种种人生矛盾的深思反省。这很值得我们进一步深入地研究分析。
  
  一、生死之思:岂止是“应尽便须尽”
  
  “死生亦大矣”,陶渊明诗中处处表现出对生死问题的思虑。因为有死,才有对生的意义的思考。“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挽歌诗》)陶渊明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常常流露于笔端:“天地赋命,生必有死;自古圣贤,谁能独免”(《与子俨等疏》)、“运生会归尽,终古谓之然”(《连雨独饮》)、“自古皆有没,何人得灵长”(《读山海经》之八)、“老少同一死,贤愚无复数”(《神释》)。生之短暂与死之必然令陶渊明对生命的盛衰变故特别敏感,如其《杂诗》十二首、《岁暮和张常侍》等作。陶渊明注意到死亡对生命的颠覆力量,笔下常流露出感伤和无奈,在《拟古》之“迢迢百尺楼”中诗人登楼远眺,四际茫茫,高低不齐的坟丘让敏感的诗人想到沉睡在这里的人也曾经意气昂扬,慷慨争雄,然而“一旦百岁后,相与还北邙”,现世的一切功名荣华也都随之化去,至多留下一座座无主土堆,死亡的虚无性彻底颠覆了活着的意义,“颓基无遗主,游魂在何方!”这是多么的可悲可伤!因此及时行乐之想也时有发生,如其《己酉岁九月九日》.“从古皆有没,念之中心焦。何以称我情,浊酒且自陶。千载非所知,聊以永今朝。”《游斜川》诗:“且极今朝乐,明日非所求。”《酬刘柴桑》诗:“今我不为乐,知有来岁否?”等等。惧死而重生,因重生而享乐,这是大多数重视生命却又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人的无奈,陶渊明亦以此缓解生命中的焦虑和痛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