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一郎的诗


□ 江一郎

英雄

这个在烈日下,低头喘着粗气
牛一样拉车的
有人告诉我
是英雄

这个裸着上身,无比酸臭
皮肤比焦炭还黑的
有人告诉我
是英雄

这个瞎了一只眼
面部表情像非洲木雕
丑陋,又那么悲苦的

这个咬着牙齿
小腿肚子在剧烈颤抖
被一车如山重物死死压着的

———我分明看见,分明看见
这是一个不堪重负,而又强硬地
忍耐着,不吭声的
最贫贱的老头

石头

谁见过石头流泪
石头没有眼睛,如何流泪

谁见过石头痛哭
石头没有嘴巴,如何痛哭

就是被重锤敲砸
砸成遍地碎粒

就是被大风打磨
磨尖了,扎进自己胸口

石头啊,你无法悲伤
你是石头如何悲伤

痛苦,早已风化为时间的沉默
铁一样坚硬,冰冷

还有什么必要,在蓝天下
仰天流泪

在更沉默的大地
伏地痛哭

挤车的民工

车要开了
车要开了
妈的,门那儿上不去了
从窗口进去,兄弟我们爬窗进去
这么多人急着回家
这么多人一个也不愿落下
车要开了
寒风中我们等了整整一个晚上
把行李举高点,扔进去
小顺子,我们扔你进去
玉米,快过来,抓小顺子的手
兄弟们,将这丫头塞进去
对,使劲
好了,往里挤,往里挤
往走道那头挤,往厕所挤
人都上了没有
妈的车要开了
阿昌呢,阿昌,阿昌
操,这小子在椅下呢
我说阿昌,你可真会享福啊
哎,躺着躺着,路远着呢
火车开了,兄弟们
大伙回家喽

一条狗被车轧死了

第一辆车轧过去的时候
狗惨叫一声
拖着肠子,在撕裂中打滚
第二辆车轧过去的时候
狗伸直四肢
嘴里涌出大团大团的血
第三辆车轧过去的时候
狗似乎已经断气
第四辆车轧过去
第五辆车轧过去
一辆接一辆,轧过去
在飞奔的轮子下
圆滚滚的身体
渐渐被压成饼状
像一张钉在地上
肮脏不堪的皮
整整一个下午,数不清的车子......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