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我的叫卖声感动的夏天


□ 黄 风

  1988年的炎热异乎寻常,从头笼罩到脚,尽管所有的窗户都洞开了,让风畅通无阻,但我借居的老屋依然热得像一条老狗,趴在地下苟延残喘。自然,我也一样在劫难逃。
  炎热使我变得十分惧怕运动,就像一个肥胖症患者,除了吃喝拉撒,终日躺在一张钢丝折叠床上。那折叠床放在屋外的一棵杏树下。在躺之前,我总要拿桶接上自来水,先把折叠床浇得水淋淋的,然后再把桶反扣到头上,把自己浇得水淋淋的。但是仍然不能抵挡炎热,躺在折叠床上的我很快就被蒸得热气腾腾,黝黑的皮肤变得发红。
  每至黄昏,镇上的大喇叭就像忠于职守的公鸡,先打一声啼鸣,然后哇啦哇啦大叫起来:
  “据县气象站最新预报,明天依然是晴天,白天最高气温38℃,晚上最低气温22℃。”
  一听到大喇叭这样的叫唤,我的耳朵就沮丧地耷拉下来,因为那哇啦哇啦的声音,无疑等于宣判了次日死刑。就在我的期待被焦灼得形容枯槁的时候,一场大雨终于电闪雷鸣地到来,将铺天盖地的炎热冲刷得一干二净。
  雨后的小镇,尽管残余的炎热还藕断丝连,但是追逐浓云远去的大雨,已给了小镇足够的凉爽与清新。每一片树叶都在闪闪发亮,每一个屋檐都在滴滴答答。被炎热围困已久的人们和我一样疯了,光着膀子聚集在街上,像一群哇哇乱叫的鸭子。一个叫老红头的老头,竟站在一家店铺的门前,一手咚咚地捣着拐杖,一手捋着胡须上的雨水,大骂老天爷:
  “你他妈旱呀,往死里旱呀!”
  他的大骂持续了很久,最后又像小儿一样痛哭流涕起来:
  “再不下,我这把老骨头就当柴烧了。”
  那天下午,我穿着条纹短裤在街上游来荡去。我响亮地踏着积水,无论碰到谁都点头哈腰:
  “好雨,好雨!”
  在长不足两里的大街上,我不知往返了几个来回,将多日的溽闷与无聊抛售出去,然后钻进临街的一家小酒馆。酒馆里还不到热闹的时候,三五张桌子就陪着我一个人。我选择一张挨窗的桌子坐下后,要了一碟花生米和一瓶啤酒。我一边往嘴里抛着花生米,一边喝着泡沫拥挤的啤酒。喝罢一瓶还不尽兴,我就又要了两瓶,并且叫来老板一块儿喝。老板叫牛三。
  我欣赏着街上的景致,对牛三说:“好雨。”
  牛三很会附和,也说:“好雨。”
  为了进一步证明他的回答,牛三指着屋外的树说,你瞧街上的那些树多鲜活,被风哗啦啦地一吹,就像风流的寡妇。牛三的话令我耳目一新,那些被大雨梳洗过的树,的确像风流的寡妇。就在我为牛三的话赞叹不已的时候,大街上悠扬起几声冰棍的叫卖声。牛三便放下手里的啤酒,看着随后从窗前经过的卖冰棍的女人,对我说:
  “这个女人就是寡妇,你瞧那头发一飘一飘,那腰一颤一颤的,不像是街上的一棵树吗?,’
  牛三的目光充满了一厢情愿的迷恋,一直目送那女人在窗外远去,然后收回来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