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通”的体知——《庄子》思想的身体之维


□ 周 瑾

  在中国古典思想中,《庄子》最具有跟生命和艺术的亲和性,这一特色与《庄子》思想之身体性有关。从身体的维度去揭示《庄子》思想中“通”的根本特性,展现为“以‘身’(身体主体)‘体’(体认体证体现)之”的诸方面,而涉及世界存在、生命样态、人生境界及艺术体验,此可谓“通”的“体知”,或有助于中国文化之“通”性的诠释。
  
  在对《庄子》思想的诠释中,身体的向度正逐渐得到重视①。结合着形、气与心,融贯着知觉、观解与实证以进行整全的观照,《庄子》中蕴含的身体主体思想及其与修证、境界的密切关系,也愈益得以凸显。本文拟由身体一维入手,呈现《庄子》思想中“通”的根性,具体落实到“以‘身’(身体主体)‘体’(体认体证体现)之”的诸方面——从对本源的体验、切己的体证到境界的体现等等,可统称为“通”的“体知”。《庄子》的世界理解与生存体认,以及与生命和艺术的亲和性,似可藉此而益一新解,而本文对《庄子》思想此一方面的诠解,亦可视之为对于“通”的“体知”。
  
  一、身体、体知与“通”
  
  作为人存在的实体,身体是生命展现的重要维度。身体是生理的也是文化的,是物质的也是情感和精神的,是物性的也是灵性的,是个体的也是社会的,是审美的也是政治的,是消费的也是医疗的……身体上折射出各种文化的光照,积淀着不同时代的内蕴,并持续生长出丰富的意涵。就身体自身来说,它既是思维和实践的对象,也是精神的工具和载体。感受、思维和行动要凭藉身体才能够开展和实现,也正是在身体主体的展演中,感受、思维与行动得以协同运作,而合为整全之一“体”;更为重要的是,感受、思维与行动本来就是发自于身体主体自身的要求,身体感、身体观与身体行动,都是身体主体的具化与活现。
  比较而言,身体感是更为切身的感受、体验,身体观是更具条理化的普泛观照和基本理解。对身体的观照和理解,制约着身体自身的感受和体验,后者又影响着身体观照的焦点、场域和身体理解的方向、深度,身体之“感”与“观”有这么一种相互塑造和彼此成全的关系;另一方面,身体感在身体行动中生发而出,身体观也须落实为身体行动,身体行动又使得感受、体验和观照、理解成为活络的动态展现。在中国思想视域中,此三者可统称为“体知”。身体感是“知”(文化习性)范导着的“体”(实存体验),身体观是以“体”(身体)、依“体”(体验)而达致的“知”(观解、体悟),“体知”还是敞现源初身体之本来面目的行动,且须经由实存之身来展开和成就,这本身就是一套身心转化的实地工夫。倡言“体知”一词的杜维明即认为,“‘体’即‘身体力行’的‘体’,含有‘亲身体验’或‘设身处地地着想’的意思。因此,‘体之于身’可以直截了当地说‘体之’”。这种体验带有实践转化的功能,“体知”不是西方意义上的认知,它意味着“了解同时又是转化的行为。这就是受用,是一种对人有转化功能的认知”,“绝对是知行合一,知一定是行,……知必然成为转化的行为”①。此系针对儒家传统而发,且明确以“德性之知”训释此“内在体证之知”,然“体知”一词之适用于道家和中国佛教传统,自不待言。
  “体知”,是全身心的切己体认与体证,其效验指向实践的领域,并体现于整个身心。这变化气质的得其受用,在儒道两家皆然,儒家是顺承直贯的充养、推扩,道家则是逆向反致的消解、遮拨,在不同取径之后共有天地人物的“通”性②。关于儒家思想的“通”性,李景林谓:“本体的超越性,非外在的实体性;个体之实存性,亦非纯粹的有限性而至相互隔绝,而是以其敞开之‘通’性而构成一宇宙之‘大和’”,由“通”之普遍性规定的整体论观念,是儒家人性论(包括宇宙论)的前提③。“道”“体”之“通”性,实乃儒道两家的共通体认和思—行之源,而与“和”、“游”、“化”等观念与实践亲密相关。天人、道器、有无、阴阳、物我、人己、身心、生死,无不有“通”性贯注其间,并关乎“气”的思想。气源于道而为道之具现,回环鼓荡,融通万物,以共成天地人物和合相通之一大“体”。在共同的“通”性大生命“体”中,儒道两家对待人与世界的不同态度,导致其工夫取径之差异:儒家正视源出于道的世界与人,故即用以证体,即实存情状以显道之“通”性;道家洞透人与物悖道违真之变异所在,故由体以破用,在道之“通”性的光照下,扫除实存之蔽而复归大通之境。
  由“体知”的观点来透显《庄子》思想的深蕴,将涉及身体感、身体观与身体行动等方面,身体之维的开掘,亦将在“心”的向度之外提供思想与修行的另外的、甚至更为原初的进路,并从道家的角度显发中国思想尚“通”的根性。“通”性寓于《庄子》思想自本及末、由始至终的整个思—行环节乃至境界体现和功能发用中,可具化为:1. 基于“通”的体认:对大通之道的始源性体知,“通”在这里是本体意义上的;2. 经由“通”来体证:对实存世界中人之身心变异,用“通”的工夫来克治和转化(“通之”),以朗现真常之心、原初之身,“通”在这里是工夫意义上的;3. 造乎“通”的体现:体证之功臻乎极诣,气、身、心一“体”以“通”于道,而呈现出“通”的状态,“通”在这里是境界意义上的;4. 源自“通”的体发:一体无言之境藉身体行为以体现、由身体技艺来操演,在身体场之感通中带出心灵契合、气息相通、气象观瞻和艺境赏鉴的深广内涵,“通”在这里是功能意义上的,是生命灵境与艺境的生成与溢发。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