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家铁铺


□ 姜贻斌

王家铁铺
姜贻斌

铁匠老四是张八爷的崽。
十五岁那年,就被送到李家山王铁匠手里学徒。铁匠老四天生就是当铁匠的料子,开始站在铁砧跟前,手脚当然还是十分的生疏,很不麻利,谁知不过月余,就将一柄铁锤舞得呼呼有声了,金花起落有致,煞是好看,身上的力气,也像是那几天就呼呼地生了出来似的。况且,又有悟性的,晓得听师傅的小锤声,自己手中的大锤,哪儿锤重些,哪儿锤轻些,全不需师傅再去点拨了。于是,师徒俩你一锤来他一锤去的,极有节奏,敲击出许多的闹热和韵味,惹得路人驻足观看,好像这对师徒俩不是在打铁,而是在表演。
因此,铁匠老四深得王铁匠的喜爱。
王铁匠当时四十多岁了,婆娘小十来岁,很是相配的一对,不过,甚为遗憾的是,成亲多年了,却没有个崽女。按理说,像王铁匠这般强悍的身体,哪怕就是给女人的肚子里,弄出个铁坨坨来,也极有可能的,可是,无论他怎样地努力加油,女人却连一片纸也生不出来。当时,王铁匠至少可以有两个选择,要么,赶紧把女人休掉,另娶一个,要么,不休第一房,再娶一个小,无论他选择哪个方案,别人都是无话可说的。女人如果不生崽,生生地断了人家的后,休了你,还算是看得起你的,没伤着你一根汗毛。如果落到了恶人的手里,哪天夜里不是打得遍体鳞伤的呢?可是,王铁匠打过女人吗?没有。骂过女人吗?也没有。所以,像王铁匠这样的男人,真是天下少见。王铁匠而且十分的固执,两者都没有选择,似乎香火不香火的,实在是无关大局,夫妻俩仍然恩爱得很,像新婚燕尔—般。于是,这就让李家山的人想不通了,难道说,你王铁匠不需要后人了么?你就忍心让你王家的香火到此为止了么?你对得起你王家的列祖列宗么?
别人的嘴巴是管不住的,但是,在背后发出老鼠般窸窸窣窣的议论,王铁匠自然也是听见了的,其实,用不着听,猜也猜得出来的。只不过是,他对此并不计较,更不生气。他想,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当然是由我自己来选择。所以,每日照样将铁锤敲击得清脆响亮,听不出有一丝的郁郁寡欢。天—断黑,便关了铺门,在小桌子边上坐下来,慢慢地抿酒,吃菜,简直像个美食家,细细地品尝着婆娘高超的厨艺。加之,有灯光的照耀,婆娘就坐在身边,
于是,他便又像个美色欣赏家了,痴痴地望着婆娘发笑,好像是头一次看见她似的。婆娘就安详着让他细看,还一边给他夹菜,也不说他这是发蠢,就让他痴看。吃罢饭,婆娘就给他端了洗澡水,放好洗澡巾,摆好换洗的衣服,让他洗去一身的疲惫和汗水,还有那细微的铁屑和煤灰。自己呢,就利索地收了桌子,洗了碗筷;再仔细地洗了小澡,然后,便走进睡屋,解了衣服,像一蔸剥落了壳子的笋子,白生生地躺在床铺上,静静地等着男人上来骑马。王铁匠的身体奇强,对于骑马,总是百骑不厌,一如既往地颠簸与快乐。婆娘呢,就极尽妖媚之态,迎来送往,像一湾厚厚的河水起伏跌宕,尽量地让男人舒服畅快。舒服畅快过后,婆娘四肢便像藤蔓一般地缠绵着男人,然后,在男人如雷的鼾声中甜蜜地入了梦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