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专家点评:用爱与真诚铸造的人性光辉


□ 梁多亮

  生于青藏高原东南沿横断山脉安宁河畔的李新勇,边缘地域给了他青少年时期无比的欢乐与忧愁,也给了他许多文学上的滋养。故乡情结令他难以舍割无法化解,这片热土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民族习俗、社会变迁,就成了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遥远的情歌》就是作者以情歌为载体演绎的一段发生在安宁河畔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
  安宁河流淌着许多动人的故事,安宁河谷则是一个充满人性的河谷。李新勇曾在南通市文联、作协、启东市文联、工商局为他召开的作品研讨会上说:“坚持爱与真诚,相信用爱和真诚能够打动读者。” (《用爱和真诚守护文字的尊严》)而他的中篇小说《遥远的情歌》(载《飞天》2008年10月号)就是用爱与真诚铸造人性光辉的一次成功范例。
  作家的写作动因,是缘于他如此深刻的认识:作为思想与文化传承的重要母体,文学,包括口头文学在内,在彰显一个民族的气质、构建一个民族的魂魄、滋养一个民族的精神、引领一个民族的理想等方面,都具有无可替代的作用。2006年夏天在故乡,他有幸得到一本破旧的手抄本说酒词。词非常优美,有的词他小时候还听唱过。只是此后几十年,再也没有听人唱过了。基于欣赏、怀念,抑或挽救的心理,激发他决意写一篇有关情歌的小说。
  小说以黄老头唱情歌始,以老太婆们唱情歌终。以情歌为线索,故事在悠扬、曼妙的情歌声中有如诗意般地徐徐行进。路文彬说:“从以池莉为代表的新写实主义开始,现实就是肮脏的、庸俗的;到先锋文学的一些作品,则将我们的生活残酷化了;再到阎连科等作家笔下的现实主义,将生活写得很惨烈,则少了悲悯与宽容、优雅与诗意。”我们却从《遥远的情歌》里看到久违的现实的美好,悲悯与宽容、优雅与诗意,看到爱感的抒情性因素甚至压倒了其他因素,也使小说表现了少有的干净的美感,令人赏心悦目。
  小说采取独特的叙事角度,即通过“我”——小勇,一个农村小孩的独特视角来观察、体验,引出黄老头与阿江奶奶(红儿)、翠儿跨越数十年的情感秘密。通过侧面透视,烘托渲染,以悬念引导读者的阅读兴趣,把“情歌”和流淌着情歌的淳朴岁月,剥笋一般从容地展开。小说采取第一人称有限制的叙述是为了“辞能达意”,更真切地表现“我”的智慧与人性的光辉。小说成功之处不仅在于具有中篇小说应有的宽度和厚度,更在于如下四个特色。
  一是塑造了鲜活的人物形象。小说的鲜活,首先是人物的鲜活;小说的成功,首先是人物塑造的成功。支撑人物的是性格,而人物性格是否深邃、是否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是否能给予读者美好的启示,那就要看它对主流性格的把握了。这些方面,《遥远的情歌》做得不错。作为中篇小说,由于篇幅有限,笔墨无法铺陈挥洒,就需要“小中见大”,人物形象的概括性和典型性往往显得更为重要。小说中的“我”就得以充分体现。他充满童趣、足智多谋、乐于助人、成人之美的鲜活形象和性格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是串联各种人和事的核心,是作品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他的机智,他的众多点子,以及他极具个性的言谈举止,除了推动情节的发展,深化小说的内蕴外,还大大增加了小说的可读性和愉悦性。
  黄老头这个昔日的情歌王子,同样是一个鲜活的典型。他表面邋遢,却内心很美,幽默风趣,宽厚善良。他用讲荤故事,冲骚壳子,让小孩们为他赶牛,却是一条对爱情忠贞不二的好汉。阿江奶奶对他的评价就足以证明:“这老家伙还算有良心!”作者对他喜爱有加,是这样描写他的:“黄老头面上看起来是个粗人,没想到他的歌却那样精致,就像这夏日午后的凉风,把山草吹得绸缎一般向一边倒伏,滑润而婉转。”他是一位鲜活得呼之欲出的可爱老头。
  二是创造了一个可供主人公演出悲喜剧的舞台——特定环境。环境对人物的影响很大,对人物性格的生长与变化有很大影响。优秀作家往往能从特定环境中开掘出深刻的意义。这里地处偏僻,移民较多,民族杂居,经济相对落后,各地部族带来不同的习俗和文化(比如建房、婚嫁等仪式),河谷坝子为他们提供了融合和交流的场所。那时候安宁河每年农历三月初三和七月初七都要举行赛歌会,主要唱情歌,一是展示自己的村庄;二是给青年男女提供一个交流的机会,以期扩大开亲的范围。小说则为读者展现了一幅安宁河上大中坝独特的人文地理、民族风情的人文景观。
  经济欠发达,并不必然意味着文化欠发达,而文化欠发达,又不必然地意味着艺术感觉欠发达。西部的生存诗意,可以滋润我们这个浮躁时代的地方太多了,只是我们好些人还没有认识到。不管高科技发展到何等地步,人类永远有解不开的乡土情结,永远需要乡土情感的抚慰。时势造英雄,环境造人物,只有这样的特定环境,才能生成出这样的人和事。这里有传统文化许多美好的东西,如重义轻利的君子之道,古朴的民风民俗,人与人之间的亲善等,恰恰没有都市的喧嚣与浮躁,勾心斗角与尔虞我诈,而有的是有如童话般令人向往的一片净土。这里,人们可以无拘无束地从民歌里接受性启蒙、性教育,感悟那刻骨铭心的爱。在作品里我们看到两个女人同时爱上黄老头时,没有今天都市里三角恋的争风吃醋、寻死觅活,更没有始乱终弃的作派,而是有着用原始得令人难以置信的抓阄的办法来解决。特别是那“生育实验”,几近荒唐,但却又真实得让人不能不信。而长期以来,这一男两女无论是分是合,他们依旧相互牵挂,惺惺相惜。笛卡尔说:“这个世界散失了各种各样或多或少为人们所知的风俗习惯和多少有些奇怪的生活方式之中,在这个世界中,每一种生活模式只能表现出那种与他自己相仿的现象,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为他所接受。” 李新勇让这个古老原型故事绽放出文学的光彩,读来令人感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