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专家点评:用爱与真诚铸造的人性光辉


□ 梁多亮

  生于青藏高原东南沿横断山脉安宁河畔的李新勇,边缘地域给了他青少年时期无比的欢乐与忧愁,也给了他许多文学上的滋养。故乡情结令他难以舍割无法化解,这片热土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民族习俗、社会变迁,就成了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遥远的情歌》就是作者以情歌为载体演绎的一段发生在安宁河畔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
  安宁河流淌着许多动人的故事,安宁河谷则是一个充满人性的河谷。李新勇曾在南通市文联、作协、启东市文联、工商局为他召开的作品研讨会上说:“坚持爱与真诚,相信用爱和真诚能够打动读者。” (《用爱和真诚守护文字的尊严》)而他的中篇小说《遥远的情歌》(载《飞天》2008年10月号)就是用爱与真诚铸造人性光辉的一次成功范例。
  作家的写作动因,是缘于他如此深刻的认识:作为思想与文化传承的重要母体,文学,包括口头文学在内,在彰显一个民族的气质、构建一个民族的魂魄、滋养一个民族的精神、引领一个民族的理想等方面,都具有无可替代的作用。2006年夏天在故乡,他有幸得到一本破旧的手抄本说酒词。词非常优美,有的词他小时候还听唱过。只是此后几十年,再也没有听人唱过了。基于欣赏、怀念,抑或挽救的心理,激发他决意写一篇有关情歌的小说。
  小说以黄老头唱情歌始,以老太婆们唱情歌终。以情歌为线索,故事在悠扬、曼妙的情歌声中有如诗意般地徐徐行进。路文彬说:“从以池莉为代表的新写实主义开始,现实就是肮脏的、庸俗的;到先锋文学的一些作品,则将我们的生活残酷化了;再到阎连科等作家笔下的现实主义,将生活写得很惨烈,则少了悲悯与宽容、优雅与诗意。”我们却从《遥远的情歌》里看到久违的现实的美好,悲悯与宽容、优雅与诗意,看到爱感的抒情性因素甚至压倒了其他因素,也使小说表现了少有的干净的美感,令人赏心悦目。
  小说采取独特的叙事角度,即通过“我”——小勇,一个农村小孩的独特视角来观察、体验,引出黄老头与阿江奶奶(红儿)、翠儿跨越数十年的情感秘密。通过侧面透视,烘托渲染,以悬念引导读者的阅读兴趣,把“情歌”和流淌着情歌的淳朴岁月,剥笋一般从容地展开。小说采取第一人称有限制的叙述是为了“辞能达意”,更真切地表现“我”的智慧与人性的光辉。小说成功之处不仅在于具有中篇小说应有的宽度和厚度,更在于如下四个特色。
  一是塑造了鲜活的人物形象。小说的鲜活,首先是人物的鲜活;小说的成功,首先是人物塑造的成功。支撑人物的是性格,而人物性格是否深邃、是否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是否能给予读者美好的启示,那就要看它对主流性格的把握了。这些方面,《遥远的情歌》做得不错。作为中篇小说,由于篇幅有限,笔墨无法铺陈挥洒,就需要“小中见大”,人物形象的概括性和典型性往往显得更为重要。小说中的“我”就得以充分体现。他充满童趣、足智多谋、乐于助人、成人之美的鲜活形象和性格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是串联各种人和事的核心,是作品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他的机智,他的众多点子,以及他极具个性的言谈举止,除了推动情节的发展,深化小说的内蕴外,还大大增加了小说的可读性和愉悦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