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把俺的蹄子红烧了


□ 蔡 盛





脑子进水了 “青州、哈德门,混的不是人;八喜、红塔山,混的很一般;泰山、一枝笔,混拘还可以;玉溪、大中华,还能往上爬。” 头一天到局里上班,我就闪了脸——对我笑脸相奉的将军烟,同事们不是礼貌地摇头摆手说不会,就是谦虚地摆手摇头说刚抽了。主任向我交代了有关注意事项后,扔给我一支“泰山”,松下脸皮讲了这个“刚听来的笑话”。
这小小的“炸药包”还能表明身份哩。我顿悟,遂以此“民谣”为奋斗坐标,不厌其烦地为人穿针引线,尽心尽力地帮人办这办那,很快跻身于“混的很一般”之列。每次回家,我都揣上几盒极品烟,见人就分一支,让尚未步入小康的乡邻们换换口味,找找新感觉。乡邻们实在是不容易,虽然不再端着长长的烟袋锅子吧嗒了,但还有用纸条卷烟末子抽的。这几年,尽管县、乡一再调整种植结构,但农民依然增收乏力。挣钱越来越难,花钱越来越多,一些乡邻只好“重操旧业”。
记得小时候,黄烟出炉后,男人都去拾碎叶子一一老头把烟末子摁进烟袋锅里,汉子把烟末子捏进纸条里。我一直没搞明白,他们为啥不让老婆分级、绑把时掖出把子烟?大队干部只有公社来人时才能抽几根机制烟,平时也是自己卷烟抽——选上好的烟叶子,切成细丝,洒点酒,在锅里炒炒。土地承包到户后,烟叶站成了乡里最昌盛的地方。换出大把的票子,乡邻们的第一用项是去买烟——不带过滤嘴的“丰收”,一盒0.23元的价格维持了十多年。
当年,我爹比课本上描写的地主老财还抠,除了为我买作业本。他最大的爱好是检查、收藏我的作业本。我爹检查作业,不是给我辅导——我上二年级就比他识字多了。我爹收藏作业本,不是为我日后建纪念馆做准备——混个大队书记是他对我的最高期望。像我盼过年一样,我爹整天算计我的作业本。反面还剩三两页,我爹就急不可待地亮出新本子。换到旧本子那一刻,我爹仿佛喝了酒又看了戏,两眼迷离,手脚乱动。人吃了春药也不过这样子罢。我爹哼着革制、曲,一页页抚平作业本,放到炕席下,然后把屁股挪上去,盘起腿,一边卷烟一边教导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问学好习干什么,我爹没听见,一个劲地和我娘说东道西。第二天一早,旧作业本被裁成了长条。对任何东西,我爹总能找到利用所在。他一再纵容我糟蹋作业本,却从不让我去买本子。我恨他独霸本子费的支配权,一再节约用纸,拉长他的期待。看我死不顺眼的梅老师来了精神,三天两头让我给他当陪练。我爹也会玩借刀杀人的把戏。我爹的阴险远远超乎我的想象,他欣赏完我肿胀的腮帮子后,竟当着我的面用新本子裁纸卷烟……
“这是啥牌子的烟?好几毛钱一根吧?”乡邻们咂着嘴,一惊一乍地围着我。每次散完烟,我都陶醉地撇撇嘴说:“咳,别人送的,谁知道多少钱,一支换一盒软包青州烟没问题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