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肠功能紊乱(小小说)


□ 滕 刚

据说犹太人只在一种情况下给孩子吃糖———在孩子读书的时候。我不知道父亲是否知道这个有关犹太人教育方式的传说。父亲只在一种情况下给我吃糖———在他给我读《三字经》的时候。
当我还在摇篮牙牙学语的时候,父亲就开始读《三字经》给我听了。每次读《三字经》之前,父亲都用筷子蘸点白砂糖,在我唇边轻轻一点。以后只要吃到糖,我就会想到《三字经》。直到现在,提到《三字经》,我嘴里就会甜滋滋地渗水。大概因为糖的诱惑,三岁的时候,我就能熟背《三字经》。
父亲把修养看得比什么都重。父亲说,修养高低是衡量一个人成败得失的唯一标准。受了父亲的言传身教,我从小就很注意自身修养,连走路、吃饭的姿态都与同龄人不同,街坊邻居都对我交口称赞,说我太像父亲了。
我至今还记得小时候跟父亲形影相随的情景。印象最深的是每天清晨。我们的起居很有规律。我们总是在第一声鸡叫的时候起床。面对墙壁背诵《三字经》,喝一杯凉开水,然后去厕所大解。这是我们的清晨三部曲。我们里弄住着近40户人家,只有一个厕所,是蹲厕,两个蹲位。另一个厕所离我们里弄将近三公里,所以这个离水井不远的厕所很忙。尤其是早晨,每天都要排队。最长的要排一个小时。回忆和父亲排队等人家大便的情景,我的肚子总会隐隐作痛。街坊里的男人们哪里是在大便,简直是在享受。他们总是旁若无人地叼根烟,拿张报纸,有板有眼地蹲在那个地方,没有半小时不肯离开那个坑。很多情况下他们肚里根本没有东西拉,但他们仍占在那儿。他们对站在旁边等候的人视而不见,你跺脚,深呼吸,揉肚子,咬牙,收肛门,他们无动于衷,没有最起码的修养。特别是那个叫做赵二明的家伙,每次完事后,还要蹲在坑上做提肛嗑齿操,三十六节!我父亲是个凡事都为别人着想,修养很深的人。他每次蹲下去,只要有人等他,他马上就会站起来,前后不到一分钟。受父亲的影响,我每次蹲下去,只要有人等我,我都不忍心人家等着,我知道等人的滋味,我总是很快擦了屁股,把位子让出来。其实我知道,我肚里的东西并没有拉完,那种没有拉完的感觉真是很难受。父亲总是在人少的时候进行第二次或者第三次大解,我也一样。日子久了,我们便有了每天排几次大便的毛病。我们想纠正,已经不可能了,我们每天都要排五六次便。我们每次大解都感到没解完,我们的身体永远有要大便的感觉。直到后来,我们家有了抽水马桶,我们每天还要大便五六次。我们看了很多医院,吃了许多药,作了许多检查,医生告诉我们,我们患的是肠功能紊乱,是肠内菌群不平衡造成的紊乱。但是,我们吃了许多调整肠内菌群的药,无济于事。
在南京一家医院,我告诉那位肠道专家,我的肠功能紊乱跟我童年的经历有关,跟我个人太注重修养有关,我甚至说到跟《三字经》有关。我给他讲我们父子俩当初上厕所的故事,希望他能由此找到对症下药的办法。专家大笑,专家说肠功能紊乱跟人的修养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病真的很痛苦,然而我却永远无法摆脱。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