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别致的叙述与不确定之美(评论)


□ 李云雷

李云雷

  张旗的小说我读的不多,但感觉很有特色,他的小说在叙述方式上很特别,摇曳多姿而又别有深意,在那些看似漫不经心的叙述中,往往隐藏着作者的用心之处,而作品结构上的随意与“空缺”,则蕴含着谜一样的诱惑。或许这与他的创作观念密切相关,在一篇“创作谈”中,他强调了对“离奇问题”的强烈好奇心,以及对这个世界的“不安”,如果说“不安”构成了他对世界的基本感觉,在美学上他则将这种感觉升华为一种“不确定”之美,而“好奇”则不仅蕴含着一个作家对世界的审美态度,同时也包含着作家对文学本身的“好奇”,在小说中,张旗总是在尝试以不同的方式探索,所以他的作品也总是呈现出不同的形态与风格,《水中月》、《古亭》、《我在吴厝的时候》这三篇小说,无论在题材还是写法上都大不相同,显示了作者艺术探索的多向度。

  《水中月》在题记中就指出,“这篇小说戏拟冯梦龙编著的《醒世恒言》第三卷《卖油郎独占花魁》”,不过这篇小说“戏拟”的方式很特殊,它并不像其他小说那样“反其意而用之”,从另一种视角讲述这个故事,或者将之与现代故事相互交织,穿越时空,赋予这个古老的故事以新意。这篇小说的特点在于,它将古代故事与现代故事打成了一片,我们置身于一个虚拟的时空之中,在这个时空中,古代的临安就是现在的都市,古代的卖油郎穿行于现在的故事中,他的花魁娘子王美则参与了舞蹈节目《水中月》的排练,小说将《水中月》的排练、心理医生、电视台、剧场、报纸新闻等现代生活的元素融入其中,但又与“卖油郎”的故事紧密联系在一起,让人在错乱的时空中感受到了一种不确定感,而这种不确定感又与小说所要传达的主题——“水中月”的虚无感相互呼应,让我们看到了爱情的不确定、自我的虚无感,以及《水中月》排练、演出过程中的变故所折射出来的世情。

  《古亭》是一篇带有先锋色彩的小说,小说从“一个可怕的念头”开始,将小吃店的生活场景在梦境中演绎成杀人事件,进而在现实中探寻这一暴力的可能性,从读关于复仇的书籍,到以邻居家的小猫作为实验对象,小说的主人公在这一念头的纠结中愈陷愈深,而在故事的张力即将冲破底线之时,“古亭”中老人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意料不到的结局,面对这个请求他杀死自己的人,小说的主人公反而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了,这一悖反式的结局不仅显示了主人公面对现实的无力,而且让人们看到梦境与现实的距离。小说在氛围的营造以及故事的推进上较为成熟,不过整体上似乎也只是环绕主题的玄思。

  与以上两篇作品相比,《我在吴厝的时候》显得更加成熟,这篇小说以一种别样的叙述方式切入现实,向我们展现了作者眼中的真实世界。如果说《古亭》、《水中月》仍带有先锋小说的实验色彩,尚不能有效地组织起作者的现实经验,那么在《我在吴厝的时候》中,作者则将这种色彩带入了现实世界之中,所以小说中所呈现的艺术世界,是一个融合了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的多层次的世界,小说所表现出来的及其中的缝隙、空白,蕴含着丰富的内涵与深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