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画关系的当下意义


□ 杨振廷

“以书入画”是中国画的独创。在当下中国画的创作实践中,书与画的关系有何新的意义?是否每一位中国画画家必须同时又是书家?这些问题,少有人做具体分析。

一、“书意入画”

具体分析传统的“以书入画”,有以下几方面的特点:首先,书法线条所具有的弹性、力度、厚度是从用笔而来,书法讲求“一波三折”,讲究用笔的起行收,讲究“积点成线”、“力透纸背”、“铁划银勾”、“入木三分”、“金石味”、“屋漏痕”、“折钗股”等,中国画亦同,主要讲究用笔的力度,有力度可见精神,此乃总的要求;其二,笔锋的运用。真草篆隶书体,大都以中锋用笔为主,中锋执笔端正,使笔在纸上垂直运行。中锋主要是“力”在中间,笔可直可斜,但笔力在笔锋中运行。中锋线条持重、圆厚、表现力强。中国画亦多以中锋线条表现对象;其三,书法讲究“一笔书”,中国画讲究“一笔画”,书画均求用笔的连贯性。一气呵成,无疑是强调整幅作品气脉相连的整体感;其四,书画均求“以形写神”。性情不同的书家、画家下笔会产生不同的形式和风格。画的“神”包括形神、心神和整幅画的精神,而书法的“神”亦同;其五,书画均求气韵。气韵是书画的灵魂,是力度、精神、风格、形式、情感的综合体。
当然,书与画又有不同处。绘画(特别是人物画)首先要过造型关,而书法的字型结构与用笔是一体的,不宜分开来练习;书法的形美相比画的造型更加抽象,它与“力”分不开,无力,“形”也不存在了;中国画表现物体除了运用点线外,还运用面,面是黑白灰的关系,有时表现画面需要大块的墨色、墨团,而书法受其线性构成的限制,仅讲究提按转折的笔线变化,不可能出现大团块的黑白灰构成;中国画讲求“随类赋彩”,除了用笔用墨之外,还要用色,而书法仅有黑色浓淡的色阶变化等等。所以,“以书入画”是有限度的。
千余年来,文人画家力倡书画一体,书者能画,画者能书。在中国画中,书法具有落款作用、笔墨作用、构成作用。书法之优劣与绘画的水准高下密切相关。笔墨在传统中国画中既是基础又是灵魂。
现代中国画以描写现实生活为主,特别是人物画,我们今天面对的是千姿百态的人物形象,所以首先要考虑如何表现对象,其次才是笔墨问题。可以说,没有坚实的造型能力,就不可能画好现代人物画。这里还必须强调,要具备坚实的造型能力,除了利用“目测心记”等手段外,还需要向西方优秀传统学习,要经常写生,要具备扎实的写实能力。在人物画造型方面,古人留给我们可借鉴的资料太少,所以我们必须有所创新。
毛笔蘸墨汁在宣纸上运行,不同的方法、不同的笔墨会出现不同的效果。画中国画,表现不同的物象可用不同的方法,除了“线造型”,还有“没骨”、“点厾”、“渲染”、“皴擦”等等。我们分析几位现代中国人物画画家。蒋兆和的《流民图》可谓现实主义风格的中国画难以超越者。分析其技法,以“皴”为多,造型多取用西画明暗法。如若采用文人画所要求的笔墨,就难以达到预期的目的,也无法获得那种特殊的艺术感染力。卢沉是重“书法入画”的,他讲求画中线的质量。但究其代表作品《机车大夫》,以及后期创作的《清明时节》等,书法的线条要求反而不突出了,视觉的美感和朴实的人物形象是画面的主要构成元素。他所突出的“文人笔墨”均出现在其小品画,这也说明了在小幅作品中更易体现“文人笔墨”。周思聪的中国画人物画用笔实在美妙,全为“书法入画”,犹如书家之书写。浙派人物画代表方增先、吴山明、刘国辉,东北的赵奇,中原的李伯安,广州的杨之光,南京的周京新等等均为现代国画人物名家,从他们的作品均可看出“书法功底”在其中,但比起书法家则又技逊一筹,他们的作品仍然是以人物形象、笔墨个性、形式语言等引起世人瞩目的。
作为一名现代中国画画家,首先应注重人物形象的塑造,而并非需要先练就书法功夫成为书家之后再画画。但许多画家在其作品里均能体现出“书法入画”的功力,究其原因,那是他们在用书法的意味作画,用书法的传统精神作画,故用“书意入画”更贴切。

二、“小传统”与“大传统”

一位中国画画家具备书法功底,的确是重要的条件和基础,但在现代画家中有的不善书法,也不影响其创造出色的画作,典型者如林风眠。林风眠并非仅从文人画的“小传统”出发,而是立足文化艺术的“大传统”,研究古代工艺品、民间艺术、石窟壁画、漆器、皮影、陶器等等,从广博的传统艺术中汲取丰富的营养。在他的作品中,我们看不出“书法入画”、“骨法用笔”的线条和笔墨,但他的绘画却有着浓郁的东方式的诗情画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