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街


□ 施伟

  打铁街的陈老板最近发神经,碰上人就问:“二十年前那个晚上,我们一起在街上哭了?”

  所有的人给他的回答都是:没有这回事!

  没有!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陈生开的是电器商场,临街两个店面,二楼还有近三百平方米展示厅,代理着多个名牌电器产品,包括两种冰箱,四种彩电,一种空调机,还有热水器、电风扇、电磁炉、传真机、电动剃须刀等等的经销权,生意做得红火,在这一带算是个“成功人士”。

  可是,他清楚记得十九年前另一个帮派崛起不到一年就碰上“严打”,全都进去了。而他们一伙人却因为散伙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躲过了一劫。但他们并没走掉,都还在这条街上,已是正经人了——直至今天。

  陈生约马都都到酒吧喝酒,他俩当年就是一伙的。喝多了一起回忆往事。

  “马哥,你记得在溜冰场里那帮人让咱们打得像孙子似的?”

  “怎么不记得呢,他们里面有个妞,屁股大得像水缸,九郎总是滑过去蹭一蹭。”

  “哈哈,那大屁股的妞!”陈生说,“马哥不也去蹭过几回?”

  “怎么没蹭呢,最先是九郎——后来大家都学他样子,排队一个个滑过去蹭那圆溜溜的大屁股。”马都都一点点回忆起当年的事儿,着迷得像鬼似的,陈生巴不得他这样,所有的回忆都是美好的,使他们的关系拉得更近。马有个姑父当领导,陈生巴结他便能借他关系多拿到政府采购的单子。

  “哈哈,就这样,他们的人就不乐意了,才打了起来。”

  马都都说,“可不是!”

  “还有一次,咱们趴在大榕树底下用弹子枪打对面杂货店柜台上的蜂蜜罐,”陈生又想起一件好玩的事儿,引导着他儿时伙伴回想当年,“那杂货店老板的儿子是那一伙的头儿。”

  “呵呵,关键是咱们向他赊蜂蜜冲泡冰水,他不答应。”马都都记性其实不坏,“金黄色的蜂蜜从子弹眼汩汩流出,咱们在对面吮手指头哩。”

  “嗯,当时咱们没钱买蜂蜜,远远看着蜂蜜流出,吮着手指头嘴里竟有一丝丝甜味呢。”

  “没什么钱,有的是大把时间,一整天就在街上逛荡,逛来逛去,有时候逛得自己头都晕!”马都都说,“他妈的,所以总要找找坏事干!”

  “干干坏事,以保持良好心情呵!当时,我们——”陈生突然想起另一件事,他“深情”地望着马都都,不停地挤眼睛,他觉得这事更好玩,“还记得吗?后来有个晚上,我们一大群人全在街上哭了起来?”

  “什么?在街上哭?”马都都愣了下,想开口说句什么,没说出来,眼睛从陈生脸上飘了过去。抿了一口酒才说,“后来,我们不是散了吗?”

  这回答显然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又不得不顺着他的话题说下去,陈生说,“散了,一下子街上再也见不着弟兄们的身影……我跟我父亲学修理电器,修那种木头外壳的收音机,还有黑白电视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