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父亲贝利亚


□ [乌克兰]谢尔戈·贝利亚/著 王志华 徐延庆 刘玉萍/译 徐葵校

  大概,在撰述猎艳传奇故事方面,尼娜·阿列克谢耶娃比其他人要略胜一筹。她曾是莫斯科某歌舞团的演员,早已年逾70,但精力令人惊叹。几年来,老太太面对各式各样的听众兴致勃勃地发表演讲,答记者问,甚至准备出版一本关于拉夫连季·巴甫洛维奇·贝利亚的回忆录。据说她同贝利亚过从甚密。只能猜想,这位新露面的女作家将会以什么来吸引读者的注意。不管怎样,在一定时期内,对她的以各种文字出版的回忆录,在期刊上没有发表过对之表示怀疑的文章。在我看来,尼娜·阿列克谢耶娃不过是想在如此困难的时期挣钱糊口而已。您自己想想,对以下的所谓事实您是否会深信不疑?
  “您知道,我和贝利亚的关系很自然地亲密起来,他当然一点都没有强迫我。起初我们坐在桌旁,那里一切应有尽有!……坦白地说,他是个性欲很强的男人。非常强,没有丝毫病态。对于这样的男人来说,一个女人是不够的,他需要很多的女人……当他第一次占有我时,他是那样疯狂。我感到他对我是中意的。我家旁边开始常有政府的车辆出现,那位萨尔基索夫经常光顾我的住所……我看出,他对我满怀热情,可我对他却热不起来。有一次他甚至对我说:‘你是冷血动物,你为什么这样美丽而又这样冷漠……’后来,我对他在卡恰洛夫街房子的环境产生了反感。您知道,从外观上看房子非常漂亮,可里面给人的印象极为恶劣,我简直不能说贝利亚竟住在这种地方。核桃木做的双人床很大。记得萨尔基索夫第二次或第三次将我带到那里,我等贝利亚等了很长时间。有一个穿白色长衫的女人向我走来,非常亲切、殷勤,她对我说:‘你别着急,他一定会来的。’我清楚地记得,走廊的左侧有一个图书室。我看那里的书,清一色都是斯大林的著作。我就想,难道他对古典作品就毫无兴趣吗?”
  我不想对此作什么评论。来描写一下我们家的家庭图书室又有什么意思呢?但请原谅,在这里还是要问一下,贝利亚个人丰富的藏书,还有农业科学副博士尼娜·泰穆拉佐夫娜·贝利亚和数学物理科学博士谢尔戈·贝利亚的藏书哪儿去了呢?是藏在充满煤气的地下室里吗?这位善于玩弄爱情把戏的房主,长年在自己的卧室里当着妻子、儿子、儿媳和其他家庭成员的面夜夜宴饮狂欢,这难道可信吗?
  一家有名报纸以《贝利亚爱情的女奴》为题刊登了一篇记者与阿列克谢耶娃的谈话,这引起了读者的愤怒,其中一个读者的反响耐人寻味。是什么引起了读者的反感?是有关这个“虐待狂”故事再一次出现于媒体的事实本身吗?不是!“为什么要向青年人展示,贝利亚这个野兽并非那样可怕呢?”这篇文章以令人生厌的老生常谈为背景,编造有关副主席在自己家里整天盯着漂亮女人和无所不在的萨尔基索夫上校的传奇故事,无疑是苍白无力的……
  我在读被激怒的读者的来信时想,当时被灌输到我们头脑中的老一套东西竟如此顽固?难道我们自己不晓得我们在干什么吗?利用这种谎言来愚弄民众的那些人早已不在人间了,就是利用其喉舌和代言人散布谎言的中央委员会也已不复存在,而神奇上校的汽车还奔驰在首都的大街上,使迷人的莫斯科女郎惊慌不已的传说还在流传。天哪,这是什么滑稽戏?但这也让人感到沉痛。是啊,还有哪个国家的人民会在40年中一直让人把自己当成傻瓜,他们真是天真到了没有边际的程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作家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作家文摘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