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套子


□ 黄河清

孟山接到谢婉的电话,感到有点反常。谢婉说,都下班了,在哪呢?孟山说,我还在工地。谢婉用鼻子笑了一声,说,晚上你回家吃饭。孟山说可是,可是我晚上要陪马县长他们……话没说完,谢婉打断道,得!你看着办。
县建委正负责县城两条主干道翻修。工程开工两天来,县城到处堵车,而且下水道、电线光出毛病。县长带了建委主任孟山和公安局长、供电局长、交警大队长等到处协调。晚上原计划是建委做东,大家一起吃个饭。谢婉电话这么一打,孟山就只有委托副手和办公室主任小梅招待,自己向县长请假。县长哈哈一笑说,你走吧,我跟你一样,也怕我们家那只母大虫。县长说完上车,其他人也都借故开溜。
孟山开着建委的旧桑塔纳,一脸的不高兴,往县委大院家里赶。孟山心里嘀咕道,这个怪婆娘,啥屌事呢?又不逢年过节,家里又没谁过生日,硬要回家吃个啥饭呢?
一般家庭,妻子要丈夫回家一起吃晚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问题是谢婉乃县委副书记,一年到头外面会议、便饭很多,晚上很少按时下班回家。建委也是一大摊子事,忙不完的加班和应酬,孟山也是中午晚上很少在家吃饭。再说了,这两口子近年关系近乎冷战状态,夫妻分房而居,同床共枕很少。为一起吃个晚饭打电话,是绝无仅有的事。孟山感觉怕是有什么不太好的事要发生。谢婉是不是要提离婚呢?孟山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回家路上,孟山接到女儿从市里打来的电话,女儿又哭着说,爸爸爸爸,我好想你哟爸爸。明儿是周末,后天我们上午放假,明晚你来接我吧好爸爸。孟山说,宝贝莫哭,在姑姑家过得惯吗?姑姑她们对你好吗?女儿说姑姑她们对我很好,可我,可我还是过不惯啦爸爸。爸爸我才十四岁呀,妈妈怎么那么狠心啊,非要把我一个扔在市里读初中啊。我好可怜哟爸爸,我到底是不是妈妈亲生的呀?呜……孟山被孩子哭得心酸,只有哄道,好宝贝,莫乱想,啊,妈妈是为了你能考上市里重点高中,今后好考名牌大学呀。我明晚一定开车来接你,啊。女儿突然呸一下叫,我去我妈的名牌大学!孟山一惊,车子差点追尾,猛一刹车呀了一声。电话那头女儿大声哭喊:爸爸爸爸你怎么啦爸爸爸爸。孟山尽量放轻松说,哦没什么宝贝,爸爸差点撞上一只小狗啦,嗨嗨对了。好,宝贝,爸爸开车啦,亲一个,明晚见。电话里传来女儿小嘴的叭叭声和凄婉的拜拜声。
车子楼下停好,孟山夹着个手机包上五楼。孟山是那种到了四十岁还和三十来岁差不多的帅男人,工作和应酬,精力都很旺盛,可一回家爬楼,却感到脚重腿软。又想到孩子的事,孟山认为谢婉去年坚持送孩子上市里读初中,应该是一个套子,这个套子,足以让孟山的妈从儿子家钻出去。自从有了女儿,妈就从镇上到县城儿子家做饭,照护孙女。要说婆媳关系,互相都还客客气气,从不红脸争吵。但这几年妈老了,咳嗽多痰。妈咳嗽一声,谢婉听到就柳眉皱一下,这是孟山早察觉了的。总之,女儿去年一送到市里,当天妈是哭了一上午没吃午饭,下午就挽个包袱坚决要回镇上老屋。谢婉呢,当天好像认真地挽留婆婆,说您这一走,叫人家怎么议论我,妈,您非要我给您跪下么?妈推开谢婉拦在门口的手说,哎哟,我消受不起谢书记,您让开哟!妈也坚决不让孟山开车送她。妈说,消受不起哟孟主任,您这可是公家的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