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汉语之命运


□ 郜元宝

  研究语言•体验语言
  
  20世纪80年代以来,受西方哲学“语言转向”的启发,国内学界普遍关注语言包括现代汉语问题。我在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过程中也接触到一些和语言有关的问题,比如“母语的陷落”、“音本位和字本位”、“本体论与工具论”、“同一与差异”、“语言转换与文学发展”等,但这些都是现代汉语形成发展过程中的观念之争,和语言学研究有所不同。我想追问的是我们正生活在怎样的汉语世界?我们的母语究竟怎样了?有哪些根深蒂固的观念一直左右着汉语的发展?对此没有清醒估计,不仅文学研究恐怕任何学术操劳的基础便都可疑。
  但语言问题很容易混乱而空洞。海德格尔说谈论语言犹如谈论沉默一样危险。索绪尔认为再没有什么比语言学的对象更加变幻莫测。这都是经验之谈。我思考汉语现代化问题,往往苦于不得其门而入。今日汉语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它是一个需要语言学、哲学、历史学、文学、社会学、教育学诸学科通力合作的系统工程。而且我怀疑这可能也是个无解的问题。我们生活于其中,有所觉悟,有所警惕,诚心看守语言的家园,或许更重要。海德格尔区分过“研究语言”和“体验语言”,对我启发很大。围绕现代汉语的一些观念之争,仅仅追溯现代汉语这一学科的历史还很不够,应该和国人的语言体验息息相通,比如不妨结合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运动,使汉语现代化研究进入汉语的体验与创造,这样才能避免把语言当做僵死的对象来“研究”。
  比起我自己有限的研究,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围绕汉语的争论所积累的观念史材料自然更有意思。从“五四”到40年代末,知识分子对母语的谈论密切联系着他们所倡导的文学运动,这跟后来与文学运动无关的学院式语言学研究迥然有别,也许不够严谨,却真实地记录了现代汉语的演化轨迹。
  整理这一部分材料,应该属于现代汉语史研究的工作范围,但既有的现代汉语史研究更关注成熟形态的语言学学科内部的清理,比如对“国语运动史”、拼音字母、简化字、方言、普通话推广运动的梳理,对现代汉语语法学、修辞学、词汇学以及社会语言学诸分支学科的历史考察,都是用今天的理论审视过去的语言学史,那些无法纳入今天的理论视野的许多语言观念方面的史料就容易被忽略。我所知道的唯一的例外,是复旦大学中文系高天如教授超越狭隘的语言学,在尊重语言运动实践的基础上触及了围绕语言而展开的意识形态诸问题。他的大著《中国现代语言计划的理论和实践》1993年由复旦大学出版社推出之后,反响虽好,呼应却不多。
  
  汉语现代化问题:回到开端
  
  这还得从头说起,也就是要回到汉语现代性转化的开端。汉语本来在相对封闭的环境里发展,中间虽有佛典翻译的影响,但只增加了部分语汇,并未引起根本改变。做古汉语研究的人可以看出从先秦两汉到中古宋元以迄明清近代汉语一直都在发展。胡适认为汉语发展本身包含走向现代白话文的潜势,但很缓慢,“五四”一班人出来给这个缓步前行的过程抽了一鞭,才使它加快发展,产生质变。我怀疑这个说法能否概括汉语现代化转变的开端,如果对“五四”这一鞭的具体内涵不能做出合理阐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方文坛》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方文坛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