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孔子的艺术特性(外二篇)


□ 杨树培

瑕不掩玉、经常在很多时候表现出无可奈何和沮丧绝望神情的孔子,与满口仁义道德的孟子相比有更多的真实性,《论语》因此就又多了一份趣味性和可读性。《论语》中孔子的四处奔走、希望绝望、循循善诱、谆谆教诲也就成了一幕春秋时代的先锋戏剧。在礼崩乐的时代,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南北东西地呼号宣传,当时的人们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崇尚战争的时代里讲究礼让与在和平发展时期凸现血腥,其效果是一样的,都是一种稍具现代意味的行为艺术。孔子亲自导演、亲自设计、亲自演出,然后印制宣传海报,极力宣扬自己的作品。
一天,孔子就把艺术表演的舞台搭在了山东西部的定陶。《定陶县志》记载:“孔子适楚,见处女佩蕻处。”从北方的鲁国到南方的楚国要走很长一段路,每到一地孔子都要拜祭陵祠,临泉而憩,因为这位圣人的出现,定陶的天空云雾缭绕盘旋,长久不散,为孔子的演出提供了足以游目骋怀的舞台背景,也留下了一处名为“阿谷停云”的风景胜地。舞台搭好了,演员款步上台,恰巧这时祀水河畔出现了一名洗衣的女子,耳朵上还戴着佩饰,老夫子一时兴致大增,叫来子贡,如此这般一番安排。
孔子的演出有自己的目的——考察民风,以资思想的借鉴。《韩诗外传》曰:“孔子南游适楚,于是阿谷……孔子曰:‘彼妇其可与言矣乎!’抽觞以授子贡,曰:‘善为之辞。’子贡曰:‘吾将南之楚,逢天暑,愿乞一饮以表我心。’妇人对曰:‘阿谷之水流而趋海,欲饮则饮,何问妇人乎?’受子贡觞,迎流而挹之,置之沙上,曰:‘礼固不亲授。’”这是戏剧的第一幕,孔子遣子贡借水以查女子的言行,女子表现出了相当的矜持,虽然接过了子贡的瓢,但舀水之后却放在了沙地上,说:“男女授受不亲,你自己端去吧。”孔子此时应该感到无比的高兴,因为在一个乡野女子的心中,“礼”的分量如此之重,虽然“食色,性也”,但“周礼”之复也是当务之急啊。
子贡回去告诉了孔子,孔子嘿嘿一笑,又拿出随身所带之琴。长途跋涉如此艰辛,孔子还能带着一把笨重的古琴,足见当时的孔子是有意为之。他到武城时曾闻“弦歌之音”,讥讽为“杀鸡焉用牛刀”,用音乐感化一个城市的百姓还稍显浪费,那么,用古琴面对一个乡野的百姓还不是成心想去吓唬一下弱小女子?为了达到一定的效果,他抽掉了琴轴交给子贡,要子贡去让那村女调琴。结果,“妇人曰:‘吾五音不知,安能调琴?’”戏演到这里就有点荒诞的意味了,此幕因为古琴的出场,伴音的乐曲应该是声韵悠长的,可惜古琴于此已经失去了演奏的意义,它只是用来试验女子的回应——能否用自己的双手接琴?如果接琴,那种男女的大防就因为琴的媒介而破坏掉。这个举动很有点焚琴煮鹤的嫌疑,不过戏剧毕竟只是戏剧。
最后,孔子终于回到了百姓关心的衣食住行上,让子贡把一块麻布放在沙滩上,“孔子抽絺绤五两以授子贡,子贡曰:‘吾不敢以为子身,敢置之水浦。’妇人曰:‘子年甚少,何敢受子?子不早去,今窃有狂夫守之者矣。’”那村女当然很生气,以为这是对她的不尊重,指责子贡说:你这个走路的,三番两次罗里罗嗦,竟然又拿出一块布扔在这里。我一个小女子怎么能接受呢!你还是快走吧,若再纠缠不休,难道不怕落个狂徒的丑名么?直说得子贡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Tags:孔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