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燕泥香(中篇小说)


□ 漱玉

漱玉

  “我”姐妹五人在姑奶慈爱勤劳的养育下不同的命运经历,洋溢着绵绵不断的亲情温爱,蕴含着中国传统家庭的教育伦理和生存智慧,映衬出中国传统家庭的生活缩影。小说人物性格各具光彩:姑奶的善良,大乔的能干,二乔的坚韧,三乔的狂野,四乔的短命,小乔的骄泼,“我”的温柔——一篇以情动人的亲情小说。

  一

  留在我幼年记忆中的这个场景,就像一幅色彩鲜明的画卷,它不仅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更深刻铭记于我的心间。任凭久远的岁月、悠悠的时光也没有暗淡尘封了它。因为,它是我人生得到爱和温暖的开始——

  爸爸让我们管一个陌生的老太太叫姑奶。看到我们疑惑迷茫的眼神,他的脸上挂起了难得的松弛,和蔼地向我们解释说那是他姑姑。

  爸爸把她接到家里的时候,妈妈刚去世不久,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她。

  她第一次来我家时,妈妈还活着。那天,她坐在屋里低声嘤嘤与妈说话,听不清她们到底在说些什么。窗里,隐隐传来妈低弱的哭声和她深深的叹息。那时我们还是不懂得忧伤的孩子,不知道妈妈和这个陌生的老太太到底在哭诉什么。只知道妈妈一直爱哭,我们已经习惯了她的悲伤。我们还不知道妈妈就要永远离开我们了,她正把自己对孩子们痛心的牵挂和艰难的不舍,托付给这个我们称之为姑奶的老太太,让她来延续自己暖暖的母爱。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从妈的房间里走出来,用刚擦完眼泪还有些红润的眼睛望了一眼我们几个玩得正欢的姐妹,就转给我们一个蹒跚的背影走了。她深情的眼神把我们全揽在她柔柔而慈爱的目光里……

  这一次,爸爸不仅接来了她的人,还兴冲冲地抱着一个挡着他脸的蓝格子大包裹,拽着一只打着红铜铆钉的墨绿老箱子。我们几姐妹望着这些陌生的东西和这个陌生的老太太,都愣在那里定格成一幅无声的画。她手里提着一个土黄色的纸包,纸包上的十字纸捻绳被她穿在手指里,我猜想这一定是她带给我们的礼物。她枯瘦的中指节上箍着一个金光闪闪的顶针,顶针在阳光的照射下有点晃我的眼睛,使我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她黄灿灿的手指。

  她忙前忙后地颠着那双粽子似的让我看起来特别奇怪的小脚,穿着月青色的斜襟袄,头发梳得很光,没什么飘起的杂发,感觉她很干净利索,并不是我想象中邋里邋遢的脏老太太。

  我们一共有六姐妹,爸爸喜欢男孩,一心想让妈生个儿子,可直到生下的一个个千金女把妈的身体拖垮,也没了结爸的心愿。爸爸遗憾终生地把他的痛惜,字字镶在我们六姐妹的名字里。一个惜字尽表爸的无奈与惆怅。大姐惜晨,二姐惜阳,三姐惜语,四姐惜今,我惜熳,六妹惜末。后来妈妈嫌叫起来麻烦,而且容易叫混,其实她更是不甚喜欢爸爸给我们起的那个“惜”字,她不满地对爸爸说,有什么可惜的,女儿个个都是我的宝贝。于是爸爸起的名字自然成了我们的学名;妈妈排队按顺序起的大乔,二乔、三乔、四乔,五乔和小乔,成了我们常叫的小名。妈妈自豪地望着几个花朵似的女儿说,女孩子长得好、嫁得好也行,像三国里的大乔和小乔一样我也欢喜。妈妈对于女儿的期待永远是最朴素的愿望,生活得好就行啊!

  印象里妈妈的模样很淡很轻,只记得她瘦瘦高高的,眼睛很大,眼窝很深,鼻梁很高,脸颊总是红扑扑的,感觉里她很美。她得病以后,就让我们这些孩子离她远远的,所以小时候妈妈更疏于对我们几姐妹的教育和管理。童年的我们都像野草一样自由地生长着。

  妈妈得的是传染人的结核病。这个病现在很简单就可以治愈,可在几十年前,得了它是难于死里逃生的。

  姑奶来的那天天气很热。小乔被我们放在盛了凉水的小桶里,她的肉腿肥屁股浸在凉水里似乎很舒服,使她安静得不再哭闹。可当小乔看见了姑奶的生面孔和提着东西并不熟悉的爸爸,她那不健全的神经立即受到了触动,撇着嘴吭唧。小乔的胆子极小,看到生人就害怕。我和四乔赶紧抬着桶里的小乔来回移动,像抬轿子,然后一起一落地暾着小桶,桶里的水被我们蹾得欢快地跳起来并趁机蹦到了地上,小乔也被蹾得咯咯地笑了。看到小乔和我们,姑奶像受到了什么启示,赶紧着急忙慌地扯开手中的纸包,给我和四乔抓了一把五颜六色的奶油水果糖。奶油水果糖是那个年代小孩子们喜欢而稀罕的东西。甜甜的糖拉近了我们和她的距离,我们对姑奶的陌生感也被糖融化了。抓完糖,她慈眉善目地弯下腰摸了摸桶中的小乔,我和四乔赶紧让小乔叫姑奶。小乔会说的话还不是很多,只喊了不成调而简短的。耐”字就又要撇嘴。我赶紧用老办法,把食指放在自己含糖的嘴里,然后又把我蘸糖的食指填在小乔嘴里,吃到糖手指,小乔刚萌芽的哭声戛然而止。姑奶看到我的这个做法,不由自主地笑了,说,你们倒有自己哄孩子的好办法。

  我的手指被小乔吸得麻痒痒的,总要没完没了从我嘴里蘸糖给她吃,没有甜味的手指小乔当然是不吃的。

  这时大乔赶紧接过爸爸手里的包袱。二乔接过姑奶递上来的那包已经扯开口的糖。姑奶对二乔说,你们姐妹一起吃。二乔没有吃而是剥开一颗塞在姑奶手里,姑奶笑了,平和的目光穿过屋里的灿烂阳光,看了一眼高鼻大眼的二乔,我想她心里一定在赞叹懂事的二乔。姑奶把糖递给了她疼爱的爸爸,扒开身体的裸体糖被爸无情地放在了桌角。爸爸叹了一口气准备说话。他每次看到我们六姐妹凑一起时就不自觉地叹气,我们似乎勾起了他什么沉重的心病。

分享:
 
更多关于“燕泥香(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