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杂豆粥


□ 王兆福

  我是女人,女人是要生孩子的,可我被断定不能生孩子。我相信世界上很多女人和我一样,都有着相同的烦恼。我渴望有个孩子。
  副司令说,世上不生孩子的女人多了,也都活得好好的。副司令是我的丈夫。在家里我是正司令,家里没有孩子就等于没有士兵,我们俩就成了光棍儿司令。婆婆也在一旁安慰道,别想太多,好好过日子就得了。我婆婆就是我们的上级首长。我一直对这娘俩心怀感激,总觉得对不起老夏家,总是觉得欠了人家什么。
  三年前,我和副司令我的丈夫夏天乐结合了,每次当他向我身体内射击时,我都能幻想着有无数小蝌蚪争先恐后地向深处游去,我感觉自己慢慢被这些小东西撕咬着,身体仿佛也被通上了电流。可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的身体就像被遗忘的庄稼地,光秃秃地荒着。
  结婚一年后,我和副司令去过一次医院,接待我们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大夫,有浓重的胡须,眼珠子有点儿发蓝,第一眼看到他我就没有好印象。他先是向我和副司令做调查,问的都是夫妻之间的事情。然后单独和我们谈话,问我的时候,问题很具体,我红着脸很难启齿也不敢抬头,凭着直觉我知道,他那带色儿的蓝眼珠子一定是紧紧地粘在我的脸上了。接下来我拉上副司令小偷一般地逃离了医院。后来我问夏天乐,那个大夫问你什么了,副司令说问我硬不硬,我说你怎么回答的,副司令说,我说开始硬后来软。
  流氓!我坚定地说。
  我开始回避医院回避医生,亲朋好友们说有病不背医,扯淡去吧,一想起那位蓝眼的男大夫我就发怵,面对一个男人对答如流地讲述自己的性事,我觉得真是太伤自尊了。我对夏天乐说,那你自己去看吧,只要不是你的问题,不就明白了吗?上级首长我的婆婆也在催促着夏天乐,小云说得对,你去看看就行了。
  后来医院的结论还是有了:副司令行我不行。我瘪了。可是上级首长和副司令不仅没蔑视我,反而更关心了,这样让我很感动。我想,我这一辈子命好,遇到了好人家。
  后来就是副司令苦苦积攒的资源在我身上一次次地白白流失了,后来我的身体依然荒着,后来我成了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了,后来周围的人们开始改变了看我的眼神。
  有一天上级首长我的婆婆对我说,老家有位中医世家的远房表婶,看女人的事很神,让她给你瞅瞅。
  婆婆带领着我们回了趟老家,我见到了这位中医表婶,一位有着敦厚面颊的老太婆。她用温湿的手指开始给我号脉,还捏了捏我的乳房,又抬头看了看我的气色,说,身子板儿不赖,你回去准备准备,过些日子你再来,我引荐你去一个地方,在那好好治上一阵子,我管保你好。说完了这位表婶神秘地一笑,眼角的皱纹变化着很迷人。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纳闷,这位女中医很怪,看完病既不说病因也不开药方,什么地方这样神奇,能治我的病?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我还是盼望着,盼着能去那里看看。即便是没有效果,到外面走走,散散心也不错,我一直盼望能有一个机会和借口,让自己换一个环境放松一次,我实在是受不了人们那怪异的眼神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