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担当,担当人生


□ 刘长春

鸡足山,又名九重岩,在云南省宾川县西北。此山前伸三支,后屈一趾,形似鸡足,因而得名。
鸡足山,因为担当而走进我的视野。这回,追寻担当行迹,请问奇于名山大川的旅行家徐霞客作向导,作地图上的旅行。我溯溪北岸西行,登岭而北,然后盘峡而上,过见佛台冈脊,得白石崖于松箐之间,又攀其西崖,下至洗心桥,上上下下,这才走近了鸡足山,随后“有上无下矣”。跟着徐霞客盘磴、蹑崖、穿林、横陟、取道、平行、过岭、北上、登梯,直攀三千两百米金顶,西瞰苍山洱海,北眺玉龙雪山,一览众山小。
担当(一五九三一一六七三),俗姓唐,名泰,字大来,别号此置子,法名通荷,普荷,云南晋宁县人,明末清初高僧。
登鸡足山,想起三百六十七年前的徐霞客,由黔人滇,一路西行。到达晋宁时,“余囊已尽,道路不前”,面临绝粮困境;加上同行的静闻和尚途中病故,身心交瘁,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他记得西游时眉公陈继儒交给他的一封信,让他有困难时找找唐大来先生。然而,到哪里去找闲云野鹤似的担当,又怎么开口有求于人?进退两难之际,因友及友,担当飘然而至,一句相见恨晚的由衷之言,初识之友也就成了相知。然后,唐大来二话没说,把他接到自己家里,款待数日,送衣又送钱,令徐霞客大为感动。养足了精神与体力,徐霞客又将登鸡足山,对于他来说,旅行,包括读山、阅水、问奇、探险,不仅是他真实的生活全部,而且是一种梦,永远没有句号的梦。
担当为壮其行色,设宴以饯,并作《送先生游鸡足山》诗:“有个插天峰,常待公策杖。举足宜最高,不计云在上。”勉励有加。临别那一夜,没有月亮,只有风。两位朋友西窗剪烛,彻夜长谈,直到东方鱼肚白。在担当眼里,徐霞客“夜话翻来只有山”,哪里只是为了探奇寻幽,而是为天下山水做千古不朽文章,徐霞客先生足迹所到之处,“留君一坐即名山”。环顾华夏大地,鸡足山、天台山、雁荡山、黄山、白岳山、武夷山、庐山、嵩山、太华山、太和山、恒山、金华八洞、弋阳龟峰、茶陵麻叶洞、桂林七星岩……如今不都成游人如织的名胜风景区吗?在徐霞客眼里,这个唐大来,特立独行,侠骨心肠,自己走遍天下十四省,“除却青山只是君”,真正难得的一个患难知己。尤其让徐霞客感动的是,为了帮助他在鸡足山埋葬静闻和尚的遗骨,唐大来不仅作《痤静闻骨记》一文,而且交代鸡足山寺僧仙陀、纯白代为选址、建塔,实现了静闻的遗愿,让他记住了一辈子。徐霞客走后,担当先先后后写了近三十首诗,牵挂着远行的徐霞客。古人说:“交心不交面,从此重相忆。”——这是担当友情的担当。
年轻而又具有才华的担当也曾有过入仕做官的念头。天启五年(一六二五年),他从云南出发赴北京参加礼部的考试,不知为什么,科场却失败了。从此,他再也没有去挤人来人往的“独木桥”。一边访名士陈继儒,拜李维桢、董其昌为师,一边浪迹江南山水。他登泰山、庐山、天台山、雁荡山、普陀山,“千步沙边如可住,何须更问前头路。”遂有“从今有愿愿皈依”而想归隐林泉了。于是,他在三十八岁人会稽显圣寺受戒,法名通荷。虽入空门,终是六根未净,内心却反反复复放不下家中的老母。越一年,又离开佛门、经湖北、贵州,回到云南晋宁老家,侍奉老母。用他自己的话说:“愿以布衣从事,老于牖下,终亲之养已矣。”这也是担当,担当“子以母贵”,“父母在、不远游”孝道的担当。
甲申巨变,天翻地覆。五十二岁的担当时逢乱世,悲痛黍离。他虽身处偏于一隅的云南,两眼却关注着北京乃至全国的政局。李白成大顺军的进城与复退,吴三桂的“冲天一怒为红颜”,清军南下“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一举一动,无一不牵扯着他那颗不安的灵魂。
山雨欲来风满楼。云南,也一下子变得动荡起来。顺治二年(一六四五年),转战四川的大西军张献忠欲图云南,想把大西南连成一片。驻防云南的明将沐天波为了巩固自己的地盘,命参将李大贽赴会川一带防守。由于没有很好落实民族政策,元谋土酋叛反,沐天波又派兵剿灭。岂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安南土酋沙定洲举兵取代横行无道的沐天波而踞省城,树起拥明旗帜。据说,点火于基层,策划于密室,其摇鹅毛扇的人物即是担当。《明季南略》载:“沙定洲驱沐天波,踞会城。杀士绅,胁巡抚为之疏,请代沐氏镇滇。贡生唐泰实为谋主。唐泰即释普荷,所称担当和尚者也。”
在担当心目中,远在广西梧州的永历政权依然是他认同的朝廷,拥明抗清乃为民族节义。一介书生,七尺男儿,顾炎武不仕二朝的气节早已融入他的血液与灵魂。生为大明人,死为大明鬼,即使是马革裹尸在所不辞。可是沙定洲却使他大失所望,这个只图占地为王而不能与扶明的大西军联合的土司,最后死于大西军刀下。绝望之极的担当,只有归隐遁入空门这条路了。是时,担当五十三岁。
顺治十年(一六五三年),大西军李定国高举扶明的旗帜,迎永历皇帝人滇并不断地与清军对抗,成为南明王朝的一线国祚。心系社稷的担当又似乎看到了希望,曾作《太平有像图》,画中一老者长眉慈目,美髯飘胸,拱着双手,一脸笑容,隐隐透露着他内心的喜悦。顺治十六年(一六五九年),平西王吴三桂兵分三路大军压境,李定国出兵抵抗,扼盘江河,据鸡公背,守七星关,却连连失利,撤至云南省城。吓破了胆的永历皇帝闻风先逃,局面显得不可收拾。此时风闻其事的担当,却借云游为名走出鸡足山,往来于兵荒马乱的云南至缅甸一带边境,实地考察和谨慎分析了清军与大西军双方军事力量的对比变化,做出了最后选择,继续归隐,以诗书画终老。“去年行脚欲傍君,道上羽檄愁纷纷。今年凤鹤仍复尔,凄惨目击非耳闻。” (担当《寄王宛孩》)把一腔热血深藏于内心。晨钟暮鼓,时时敲打着他心灵的隐痛:青灯黄卷,日日无法排遣他的故国之思。这又是担当,担当天下兴亡于一心的担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