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璎珞小考


□ 张 茵

璎珞小考图片1
内容摘要:《红楼梦》第三回的穿戴文字中,有王熙凤“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贾宝玉“项上金螭缨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的词句,此处的“璎珞”其形如何,出处何来,如何演变?本文就这三个问题试析璎珞的来历、含义及形制变化。
关键词:璎珞佛教造像装饰

璎珞一词,通常指佛像上的装饰。《中华佛教百科全书》中音译作吉由罗、枳由罗,又作缨珞、缨络,即由珠玉或花等物编缀而成的装饰物,是印度富贵人家的佩戴物。《妙法莲华经》卷七“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云:“我今当供养观世音菩萨,即解颈众宝珠璎珞,价值百千两金,而以与之。”据诸经典记载,在净土世界的树上,均有璎珞悬垂。有些经书中将手脚上的装饰珠玉也称为璎珞,《佛学大词典》说“由珠玉或花等编缀成之饰物,可挂在头、颈、胸或手脚等部位。”
璎珞的制作材料,《维摩诘经讲经文》中有“整百宝之头冠,动八珍之璎珞”,《妙法莲华经》记载用“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真珠、玫瑰七宝(七宝的解释有多种版本)合成众华、璎珞”,可见璎珞应由世间众宝所成,有“无量光明”。不过“乌瑟沙摩明王则以龙蛇为璎珞,深沙大将则以髑髅为璎珞”,“亦有用好华(花)等编串而成者”,苏轼有“两寺妆成宝璎珞,一枝争看玉盘盂”的诗句,即将丛花喻为璎珞。故而笔者理解,能称为“璎珞”的饰物,其材料不只一种,并应以颗粒、片面物等连缀而成。
虽然《晋书·林邑国传》有“其王服天冠,被璎珞”的句子,但此时佛教已经传入,“璎珞”一词仍主要和佛教有关,并泛指菩萨、诸天等身上的珠宝装饰。但是并非佛教造像才用璎珞,印度人佩带珠饰古已有之,最早的印度文献之一《梨俱吠陀》认为这是美化身体、净化身心的表示。至1世纪佛像大量出现前,各种药叉和药叉女的雕像上,已经出现了多种形式的珠玉装饰。佛教的菩萨像,是以释迦牟尼未出家以前的王子形象为基础,所以菩萨像的服饰也多反映了当时印度贵族的生活风尚。菩萨像一般都是头戴各式宝冠,裸上身,披帛,下着天衣(一种薄而轻柔的衣物,相传为诸天所穿,故称),全身有项链、耳、胸饰、臂钏、腕钏等多种珠宝配饰。作为导引人们进入极乐世界使者的飞天,其装束也如此。印度是个多宗教的国家,从新德里国立博物馆藏的婆罗门教(后为印度教)毗湿奴和舞王湿婆的造像看,身上皆配有相似的珠宝饰物。由此推定,璎珞并非只是佛像上才有的装饰。
从印度早期犍陀罗风格的菩萨像看,璎珞的主要装饰部位是颈部和臂部。宽扁状居多,大多是扁圆和U形,还有一条或数条从左肩披挂下来的珠链装饰。宽大的、并行排列的珠串常用长方形的图纹饰片连接,或在胸前用大块珍宝连缀,其形制较为粗犷沉重。这种宽幅珠链缠绕的形式在我国的佛造像中较为少见。汉魏之际,佛教已传入中原,魏晋南北朝时,佛教造像艺术飞跃发展,在最早开掘的大型佛教洞窟云冈石窟中,就见有清晰的璎珞装饰。此时的璎珞造型已有珠链和项圈两种,不少挂坠为鬼头、兽头状,较常见的是一种橄榄形或玉米棒形的、由数串细小珠链绞成一束的纹饰,颇为粗大,长长地绕于身前。这种粗放的造型很可能与鲜卑等游牧民族的喜好有关。敦煌石窟中最早的壁画飞天,多以简单的一条珠链装饰前胸,同期的交脚弥勒菩萨像,项间即有多彩垂珠的项圈式璎珞装饰。
隋唐是佛教艺术大盛时期,造像风格圆润生动、丰满端丽。这一时期的各种佛、菩萨、诸天像,雍容恬静,婀娜多姿,衣饰也更见华丽。造像中的璎珞,大部分更类似印度2至7世纪阿旃陀石窟壁画中的造型,精细纤巧,富于变化。龙门石窟的奉先寺(初唐)主佛旁,有文殊、普贤二菩萨,披帛缠绕,各有两三条珠串璎珞,其上又附加连环珠链。最长的一串保留了北朝的绞珠形式,但更为细巧。两边珠链至腰腹处合于一大颗宝珠,复向两边散开,环绕膝下至后背,重新与颈中主链衔接。这种交叉的X形装饰法是璎珞的主要佩带形式之一。唐代壁画则更见璎珞的华彩流光:《舞乐图》和《伎乐图》中诸天所饰璎珞就有连珠、垂珠、宝珠、卷云和圈环等样式;藏经洞发现的各菩萨和金刚画像中,璎珞的造型更为丰富,颈中项圈中间排列圆形宝珠、连珠或法轮,颈侧各有一小朵珠花,有的珠花下面系有丝绦,项圈两旁又分出长长的珠链至腰上另一挂宝珠,然后再分串,或垂曳或绕膝,散于周身,底端则缀有宝铃。其颜色也较《舞乐图》和《伎乐图》丰富,红、绿、蓝、墨、白、金(黄)彩珠依次相间,突显七宝光华。
中原佛像上的璎珞有与印度相似的地方,也有许多想象发挥。如有的垂挂造型和佩玉的组合很相像,有类似玉璜、玉珩的挂件,还出现了佩玉宫绦的样式,肩上的披帛也似衣非衣,似帛非帛,整体上倾向褒衣博带的汉化迹象。总体而论,璎珞主要有以下几种形态:主体结构为O型、X型和U型;垂挂方式有W形、T形、Y形、圆形、水滴形、倒山形、排穗形、发散形;装饰纹样有云纹、忍冬纹、连珠纹、宝相花纹、莲花纹、如意纹、火焰纹和法轮等。五代以后的各种佛教雕像在服饰上并没有大的改变,璎珞的造型,最终在明代法海寺的壁画中发挥到极致,尤其是水月观音像,以莲花、法轮居中,衬以宝相珠花,珠翠相间垂绕,主次配件层层递进;两肩系朱色丝绦,胸前复挂鲜花串成的璎珞,加上其余冠饰、衣帛,满而不乱,繁而有序,其形制之精美令人叹为观止。
分享: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