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久久的歉意


□ 蒋元明


对她,我似乎有一种歉意。
一九六三年,终于渡过了三年困难时期,我不但挺过来了,还考上了中学。因为缺粮吃,我曾双腿浮肿,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但还是坚持上学。
开学了,学校是新的,教室是新的,老师同学更是新的。第一天见面,见谁都那么亲热,恨不得把一肚子的话都掏出来。整个教室人声鼎沸,大家相见恨晚。
正当我们几个男生在一块谈得热闹,一个女生走过来,说大家认识认识。我眼睛一亮,心里暗暗吃惊:她也是同学?个子比我们高出一大截,长长的两条大辫子,端庄秀丽,落落大方……那时还不懂“气质”二字,也就是很有气质。
很快,她就显山露水了。她当班长,也是我的组长,我整个儿归她管!学习呢,我是俄语课代表,我把作业本收上来,悄悄地抽出她的,翻开一看,哇,写得那个漂亮,几乎全是“5”分!其它功课,她也是门门拔尖,特别是作文,老师经常作为范文来念,什么“往事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地浮现在眼前……”,“绚丽的朝霞染红了天边……”多美呀,她怎么会有那么多美妙的词句!我对作文最头痛,不知写什么,要么干干巴巴,要么啰啰嗦嗦。有一次,我和一个男生排演节目——朗诵诗,也是她写的。校长路过,拿过去看了看,然后抑扬顿挫、摇头晃脑地念起来,直夸诗写得好,还问是谁写的。
坦率地说,我对女生一直存有偏见,觉得她们叽叽喳喳,小气、小心眼儿,还动不动向老师打小报告;脑子似乎也不太灵,死叫真儿,等等。还有,我特别反对男女生搭配编坐位,认为这是对人格的侵犯。有的男生采取过激行为,比如在桌上划一道楚河汉界,甚至在女生的书桌里放毛毛虫。我虽然书桌上没划,心里却划得清清楚楚;虽不过激,却冷战到底——井水不犯河水,不理不睬。我觉得让一个女生坐在旁边监视,简直失去了自由,太痛苦啦!从小学到中学,少说也有十个八个女生与我同桌,可我现在一个也想不起来她们是谁,连一点影子也没有。唉,真是对不起,全是偏见之过!
她的出现,是对我自尊自信的一种挑战。我发现自己只是小聪明而已,和人家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自愧弗如,且心悦诚服。但也找到一条理由,她父母都是老师,得天独厚,难怪呢!
对比自己强的人,容易心生妒忌。组里有个男生就在她经过的墙上吐口水,抹鼻涕,弄她一身;还往她身上洒墨水。她问我:为什么要这样讨厌?我心里明白,可嘴上不说。唉,这太丢男子汉的脸了,有本事跟人家比呀;出此下三烂儿,让人家看瘪啦!她即使生气的时候,嘴里也不带半个脏字,这在全班男女生中是惟一的。我的理由是,男生嘴不干净很正常,女孩带脏话就很丑陋。更难得的是,她样样出色,却没有一点傲气,透着一种成熟和清纯。不论上学还是放学,她总是被一群女生簇拥着,像一只领飞的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